歡迎加友聊天打屁
我的IG 我的FB

 

第一位親點的雙子高H,高難度體位(?)趁七夕後不知道幾天送上~

 

常陸和常守汕是雙生子,常陸不過比常守汕早個一小時,成為名義上的哥哥。

對,名義上。事實上常守汕在外人眼裡,樣樣比常陸好也比他成熟。

雖然身高一樣,外表又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但兩人站在一起,隔壁的王太太老是拉著常守汕的手誇獎道:「當哥哥的要給弟弟做榜樣,常陸常惹是生非,真辛苦你啦。」

「不會的,我會督促常陸的,王阿姨放心。」常守汕號稱師奶殺手,又一王太太被迷惑。在一旁的常陸看地作噁,想找個嘔吐袋表達不滿。

打發王太太後,常守汕雙手懷胸,倚在電線杆邊望著猛翻白眼的常陸,微笑道:「怎麼啦?常陸哥哥不舒服的話記得看醫生,你病了我會心疼的。」常守汕的手覆上常陸的背,被後者強力揮開。

「我操,你噁不噁呀,滾開!」常陸補踹了常守汕一腳,然而氣呼呼的樣子看在常守汕眼裡又是另種解釋。他大手環抱住常陸使他不能動彈,大喊:「常陸我好愛你,你真是世界上最可愛的哥哥了。」

在外面,常守汕一直扮演著“哥哥”的角色,隨時保持著冷酷的模樣來矇騙不知情的社會大眾,他要比任何人優秀,超越常陸。他的目的只是希望別人看他們雙生子的目光中,只要存在著“常守汕比常陸優秀,常家兄弟將來就靠常守汕了”這點認知。不需要有常陸,常陸的思想與存在通通要被常守汕淹沒。

 

常陸的人生,就由他來掌控。要說佔有慾強吧,常守汕不置可否。

「我……唉,你真是的。」常陸摸著常守汕的頭,看常守汕黏膩地沉浸在他的懷裡,他也不好推拒。哥哥到底是誰,在兩者之中並不重要。他不推拒常守汕強烈的追求也對他抹滅自己存在的作為毫不在意。

常守汕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吧,畢竟在常陸內心深處,雙生子本是一體的,他們本該在一起。是上天將他們分開,他要用這生證明,就算是不同的個體,他們的心也是一塊兒的。

 

 

常陸的成績挺不錯的,常守汕不會為了埋沒常陸的光環而故意壓榨他,如果常陸的成績能考上台大電機,常守汕說什麼也要拚個滿級分,光榮錄取醫學系來跟常陸較量。出社會後常陸的月薪四萬起跳,常守汕一邊習醫一邊靠著優異的頭腦跟友人經商,創造年收入近千萬的佳績。

總之以“贏過常陸”為最終目標,常守汕一路走來挺順遂的,哥哥常陸還整天跟他你儂我儂的。事業愛情兩得意,常守汕覺得人生大喜不過如此。

從初中開始,常守汕正式和常陸告白後,兩人的關係從沒間斷過。

常守汕鍥而不捨地追求三年後常陸終於答應了,那一刻叫常守汕奔跑地球三圈都不成問題。其實常陸會答應純粹是因常守汕長年騷擾煩了,乾脆答應這貨可笑的要求,沒想到一語成讖……一直到今年二人都二十六了,愛情仍舊沒有降溫。

今天,八月二日,是他們交往十二周年的日子,同時也是七夕情人節。

一早,還在床上死命掙扎的常陸被常守汕一個倒掛金鉤又過肩摔的,折騰起床。常陸全身痠痛,頭上還挨著一個大包,吼著常守汕,「你神經病啊!大清早的上演全武行,你要跟我拼命也要等到我去廚房拿菜刀後再開始呀!」

常守汕臉上一個巴掌印,是常陸的起床氣造成的。不知天高地厚的他還大言不慚道:「沒時間讓你拿菜刀了呀,你快去刷牙洗臉換衣服,沒時間了!」

 

常守汕把放在櫥櫃裡的衣服通通丟到常陸身上,還不忘附帶一盒套子,常守汕轉頭囑咐:「套子和潤滑劑也多帶一點哦,今天不醉不歸!」語畢又衝去儲藏室裡不知拿什麼神奇的物品。

常陸看著床上散落的套子,有哈密瓜、水蜜桃、百香果……口味的,「我操常守汕你這大精蟲,我不是說我喜歡天然的嗎,加這麼多奇怪的味道你自己去嚐!」常陸為了“口味”這事,拿著套套找常守汕算帳了。

為了這天,常家二兄弟特地提早請假,照往年他們的七夕都是出外過整天的,這次也不例外。常陸有了幾年前的經驗,乖乖地一次請了三天,常守汕的性慾在這天爆發,估計他這天過後他要有到醫院掛號的準備。

 

常陸在常守汕每隔三十秒催一次的效率下,準時十點鐘滾進了副駕駛座,繫上安全帶後卻遲遲不見常守汕的身影。常陸氣急敗壞地搖下車窗,對在玄關處墨跡的常守汕吼,「是誰七早八早在那亂吼,又是拳打腳踢的,要走不走都你在說……」嘮叨的話語吞回肚子哩,常陸瞪大眼睛,看著常守汕艱難地提著大包包。

包包差點過不了玄關,眼巴巴看著常守汕打開後車廂,拚命塞入這龐然大物,再喜孜孜地回駕駛座,偷偷親了他一口。常陸一時半刻無法負荷。

等到車子行駛上高速公路後,常陸這才回過神,指著常守汕,「你……」

「常陸別像個小孩子一樣躁動,出去玩又不是第一次了,坐好。」記得有一次常守汕開車時一時精蟲上腦,忍不住雙手離開方向盤,拉過常陸便是埋頭親吻,忽地前方一輛大客車,所幸常陸反映夠快,繞過常守汕,轉了個方向盤,才不至於撞上車子。但車頭毀於安全島,也得不嘗失。

有了一次差點和常陸天人永隔的經驗後,每回常守汕開車,正經八百的樣子無法與平時屌而啷噹的模樣相比,常陸好幾次以為常守汕的魂穿了。

 

車子一路行駛,後車箱的物品“乒乓”聲響不絕於耳,常陸叫罵:「你又帶什麼奇怪的東西出門了?啊,我知道了,你不會把你最近網購的東西都帶出來了吧?」常陸記得近期家裡常有宅配,指名給常守汕。包裹和信件只要是常守汕的,常陸不隨便亂動,以為是公事相關,便不予理會。

但……累積了好幾天了,箱子的高度愈疊愈高……常陸愈發不對勁。

「真不愧是常陸,猜得真準。」常守汕微笑,「你應該知道Mott網購網吧?就全國最大的情趣商品訂購中心,前幾天剛辦會員,好像訂購滿一萬元可升級鑽石會員,想說咱們這幾年該做的都做了,總該有一些花樣……」

話還沒說完常陸已使出他的爪子攻擊,朝著常守汕的衣領奮力一抓,扯掉了他的領結,常守汕驚叫:「別!常陸哥哥別激動,我在開車……」

「我……我不需要情趣用品!」常陸回想著跟常守汕看小黃片時,片子裡男優拿著奇怪的東西往另一名男優身上又鑽又蹂躪的,受君還要裝得很舒服。

坑爹呀!冰冰冷冷的器具搗弄著身子,這該不會是SM吧?常陸至今性愛無數,可從來都是單純的肉體歡愛。這回……常守汕想要滅親!

 

「咦?常陸你怎麼跑到後面去了,我還沒那麼重需要你到後面平衡車子……」常守汕緊盯著後照鏡,又得隨時注意路況。適才的騷動,已造成後面喇叭聲不斷,再亂開的話恐怕有民眾報警,常守汕要被酒測了。

「常守汕,借個火,我要把這包東西給燒了!」後車箱和後座是相連的,常守汕的車子是休旅車,後座可以搬動。常陸輕而易舉搬開椅子後,想制裁那一大包“凶器”。

「不可以呀!這一包我花了不少錢,常陸,今年的床塌了太多了,我們要省著點……」常守汕語重心長的說。順帶一提,常家每年開銷最大的是採購床墊的部分。

「你……你沒良心!」常陸轉頭與常守汕爭吵。

有時你在高速公路上看見蛇行的危險駕駛時,可能裡頭正有金錢與生命的糾葛。

 

每年常守汕都會帶常陸欣賞風景一整天後,晚上再到旅館去親密。這回卻不同,常守汕童心未泯,帶常陸來到遊樂園,抓著人家玩了雲霄飛車四十八次,自由落體二十三次,加上刺激的設施數十次後,才善罷甘休。

常陸是負荷地了這些遊樂設施的衝擊,可一個人連續玩了數次後……難免頭暈想吐,直到出園時,常陸已站不穩身子,風一吹身體搖搖晃晃的差點兒倒下。

「你媽的常守汕王八蛋,龜孫子,老子……當年玩個上百次不是問題,都馬上你給老子吃冰又喝熱,一下咖啡杯一下又雲霄飛車的,我操……」常陸像個醉漢,只能靠著常守汕的身子尋找平衡點。

 

這就是常守汕的目的,把常陸弄個不醒人事,再像個犯罪者一樣把人載運到旅館對常陸進行“甜蜜”的七夕歡愛。倒是貌似弄得滿車子味道不好聞,自以為貼心的常守汕還去了藥局買了暈車藥,妥善照顧好常陸後才敢上路。

常陸倒也不是暈得無意識,昏昏沉沉的他只感覺常守汕架起他毫無抵抗的身子,放到車裡後,運送他到一間閃著霓虹燈的不明場所。

他是不是被常守汕賣了?

 

沒有能力思考,常陸熱呼呼的身子被常守汕扔上床,剝了他的衣服後他模糊的視線裡看著跟他一模一樣的男人脫了上衣,露出精壯的胸膛。雖然基因相同,但常陸不喜歡運動,常守汕則相反,一位周末常去球場報到的陽光男人。

常守汕抓住常陸的雙手,放到他的腹肌上,一臉甜膩,「常陸,感覺如何?」

「神經病……」兩人的肉體接觸不下百次,常守汕的身體又不是第一次看,常陸嗤之以鼻,卻掩飾不了內心的悸動。

吃了暈車藥後頭昏昏的,常陸又被常守汕高超的調情技巧弄得渾身不對勁,像是蟲子在身上啃咬,扭扭捏捏的,殊不知在常守汕眼裡是無盡的誘惑。

 

常守汕沒忍住,迅速褪去褲子,四角褲那高昂挺拔的性器彈出,早已雄糾糾鳩氣昂昂,高聲唱國歌。常守汕的不小,常陸的也是,但從來常守汕只願意在上面。

常守汕指使著常陸的雙手,游移到他的巨根那,說著淫言銀語:「常陸,你舔舔老是弄得你爽翻天的大肉棒,安慰安慰它。」

「我操,粗口個屁啊。」常陸不喜歡性愛時常守汕的低水準語言,但常常被捉弄得神魂顛倒,說到底性事時壞壞的常守汕反而能增加情趣。

嘴巴上說說,身體還是很老實,常陸手口併用,用唾液潤滑著巨大性器。

感受著成熟男人的氣味,和自己雷同的身體,常陸舔著下面的球又含著柱身,舌尖描繪著上頭的青筋,覺得不夠,想要褪下內褲時,卻被常守汕阻止了。

 

「不行哦,今天是七夕,要特別一點,可沒平時好過哦。」常守汕拿出他準備的包物,輕而易舉的將銀製手銬反扣住常陸的雙手,使他無法動彈。「這是美國原裝進口,你看,手銬內部還有軟綿綿的布料能保護手腕,不管多激烈都不會留下痕跡。」常守汕介紹著手銬的優點,聽在耳裡,常陸氣得發火。

他想咬了那迫人的東西,頭髮霎時被揪住,疼得他抬頭,藏不住眼裡的怒火。

「哥,別忘了雙胞胎的心電感應,你心裡在想什麼我可一清二楚,這裡壞了你那裡就要不舒服一輩子哦。」

「常守汕你怎麼這麼不要臉!」常陸撇嘴。

「因為我們同一張臉。」常守汕懷抱住常陸,給了他聒噪的嘴深深地一吻,甜膩在兩人的唇邊蔓開。常陸紅著臉回應著常守汕。

我……我操,這話什麼意思!

 

在常陸的認知裡,常守汕是社會菁英,當然他也是。

常守汕是他的弟弟,但在外頭是他的哥哥,無所謂,誰是哥哥這愚蠢的問題只有小孩子會計較。他只要知道常守汕是個淫魔就好。

常陸從來不會想到什麼“亂倫”或是“跟自己一樣的人做愛很噁心”之類的,反正常守汕會讓他舒服,他就算是個豬頭,只要關上燈,長啥樣不都一樣?

然而常守汕常常用他們是雙胞胎這點在性愛上加以攻擊常陸。有一次還用鏡子這招,把常陸騙去特製的鏡子房間後,逼迫他在高潮前看著自己失神的樣子,還要對上常守汕的臉。常守汕罵他淫賤,跟弟弟做愛的浪貨,這時常陸便會更興奮,到底是他賤呢還是天生淫蕩。

 

性愛上常守汕怎麼使壞也有一定的限度,反正現實裡常守汕對他呵護備至,他想要怎麼爽就隨他了。最多最多常守汕只玩過春藥梗,那次常陸氣得三天不跟常守汕說話。想說這就是常守汕的極限了,想不到……常守汕肚裡的黑水更加混濁!

 

常陸身上的紅色繩子勒得緊,勾勒出他的性感部位,乳頭間穿過一條線,背後打了個結,平坦的兄頓時突起。繩子繞過纖細的腰肢,再到小弟弟那,繩結特別著重於性器的綁法,上頭穿過大大小小的結,不知常守汕怎用的,繩結上有條多餘的線,那是調節鬆緊的,拉緊後常陸的性器立刻遭受壓縮,疼得他以為下面要炸開了。

兩顆小球無一倖免,繩子環繞複雜,又是連著性器的結的,常陸疼得難受。

他後面的穴內藏著個雞蛋大小的跳蛋,又塞上個按摩棒,按摩棒被繩結固定住,隨著時間變換著頻率,時大時小,還玩電流這招,無法自由控制的常陸被折磨的快升天了,常守汕這個人渣還調弄著手上的遙控器。

操!

要不是嘴裡塞了個據說是“日本原裝進口,AV女優專用口枷”的巨大東西,估計常陸能持續罵三小時的髒話。還有他覺得常守汕不用特意帶他玩刺激的遊樂設施,本虛脫的身體因為常守汕的變態,又起了精神。

此刻的常陸被吊掛在房間內神奇的掛鉤上,常守汕是花了多少錢找上這家高級的情趣旅館的!比起一般的旅館,單調的大床,配上抽屜內的套套和潤滑液,這回常守汕找的檔次明顯較高,什麼奇怪的設施都有。

 

他看到了什麼,為了“義大利吊燈”這詭異姿勢的道具橫躺在角落,桌上有滿是蠟燭鞭子的,還有可怕的假男排排站,櫃子裡數不清的按摩棒、跳蛋占據整個櫃子,其中常守汕還排了個長約三公尺的“按摩棒天堂路”,便是把按摩棒排成一條線。靠……常陸震驚了,這不是要學二宮沙樹的新片吧?

他合理懷疑常守汕去島國參加過淫魔養成訓練營。

 

「常陸,對著鏡頭笑一個。」常守汕拿著單眼相機,對著狼狽的他東拍西拍,還來著重點部位特寫,又逗弄他的乳頭,亂弄後頭的按摩棒。常陸在他的玩弄下性器很不爭氣的比往常翹得還高,「你真的很淫蕩啊,被這樣玩弄身體還這麼高興。」

 

「唔……唔……」我操你大爺的,閉上你的鳥嘴。

常守汕玩夠了綑綁後,並沒有立刻拆了他身上的繩索,只有拿掉口枷,並讓常陸含住鞭子的把柄。常陸不可能老實含著,他鬆嘴後大罵:「常守汕停止你沒品的動作!你當老子動物園內的猴子呀,還不快放我下來!」

常守汕拿起鞭子,笑咪咪的在常陸沒有防備下,朝他的背部一揮。

啪!鞭子的聲音伴隨常陸的喊叫,常陸覺得背部被刀子劃了一刃,肯定體無完膚了!「啊啊啊,你謀殺!你……你你你,不要得寸進尺!」

「放心好了,我怎麼捨得讓你受傷呢,這鞭子是我精心挑選過的,不會留下痕跡傷得只是表皮內的肌肉而已,可能……會瘀青好一陣子吧。」

常守汕憂傷的點反而是……「好可惜,這樣以後你就不能躺著了,騎乘的話我怕你太累。」

「操!老子應該去DNA鑑定,他媽的跟你是兄弟是我投錯胎了!」

常守汕習慣了常陸髒話滿嘴,用鞭子的把柄戳了戳他的臉頰,「乖,你好好含住,我就不打你。」語畢,把鞭子塞回常陸手裡。

嘴巴上的不願意,但內心恐懼著常守汕,常陸的惡言惡語被鞭子塞了回去。

 

以為鞭子是常守汕的底線,在看到蠟燭的上場後,常陸深深覺得自己錯了,常守汕不是淫魔,常守汕是情趣用品大盤商才對。丫的每種蠟燭都有,長的短的花樣的樸素的……

蠟油滴在皮膚的感覺……光想就蛋疼,常陸本能的畏懼那燃著燭火的東西,想要躲可他被繩索禁錮在中間根本迴避不了,更糟的是他巨大的動作牽引著性器外,體內的按摩棒不小心滑過他的G點,一股電流竄上,他忍不住叫出聲:「啊……」

鞭子,跟著掉落。

 

「常陸!我的話不聽,後果自負,都這麼多年了還不懂?」常守汕左手拿著蠟燭,彎腰撿起墜落的鞭子,咻咻咻,在空中揮舞了三下。常陸再怎麼叛逆,也怕了這駭人的東西,吞了口口水,咬著唇吐不出一個字。

他以為常守汕不忍心,但他徹底錯了,常守汕瘋了後什麼都做得出!

鞭子無情的在身體上肆虐,第一下他能忍,第二下咬牙苦撐,第三下忍不住叫出聲,破碎的聲音在鞭子的折磨下變得扭曲,常陸的嘴唇流血了,腥紅的血液跟身上的紅點互相對應,這還不夠,常守汕又拿出蠟燭,沿著常陸的脖頸一路向下低,炙熱的感覺蔓延全身,常陸眼淚潰堤。

 

「啊啊……」從沒嘗試過sm的常陸禁不起折磨,在空中亂動,反而愈弄愈糟,體內的按摩棒搗弄得他高潮不斷,前列腺液從前端不斷滴下,跳蛋呢?正好位在G點上,性器又摩擦著繩索,前後夾擊下常陸射了滿地,白液濃稠而黏膩。

蠟油很快的在身上結塊,常陸感受著身上的滾燙和鞭傷,眼淚滴滴落下。

「別哭,今天是七夕,我想給我們的愛情長跑十二年一個紀念,常陸,你哭了我心更痛呀。」此時常守汕的話聽在耳裡,多麼可笑。

「哼……」常陸扭過頭,不理會常守汕。

 

情趣用品的蠟燭不可能使用正常的,又不是拍血之期中考,但低溫蠟燭溫度介於4550度,還不至於灼傷,但那刺痛感還是讓人無法招架。

在鞭子與蠟燭的雙重折磨下,常陸堅持了十五分鐘,在他被常守汕放下時已經沒有知覺了,他好累,想睡覺。然而常守汕當然不可能讓他好過,他不過是被“放下”,身上還繞著繩索呢。

常守汕將他圈在懷裡,又拿出蠟燭,只是這回竟滴在他的重點部位。

「啊!」痛得無法自己,常陸反抗,力氣卻敵不過常守汕。

「常陸,你太可愛了……我臣服在你的魅力之下迷失自我……」常守汕說著瘋言瘋語,將蠟油滴在他的堅挺上,常陸疼得弓起身子,撕破喉嚨的尖叫。

蠟油滴在頂端,又沿著柱身往下流,一下子整個性器都是蠟,常陸的慘叫也沒斷過,他的指甲籤進了常守汕的肉裡,眼淚直流。

「啊啊啊啊──住手──求你──嗚嗚……」

這一刻真是連自尊心也可以不要了。

 

常陸的背後都是汗,在蠟燭燃燒殆盡後他才能喘息一下下,他抽泣著,好怨恨背後的人,身體使不上力無法逃離的自己更是嫌棄。常陸早不管體內的東西了,他的身心都受傷了,罪魁禍首是他的弟弟……

惡人常守汕拉過他的臉,又是給他窒息的吻,常陸反抗,大叫,又踹又鬧的,常守汕依然故我的吻著,親吻著他受傷的嘴角。

「常陸,我親愛的哥哥呀,我真的好愛你……」

「我不愛你!我沒有你這弟弟!」常陸恨恨地用牙齒狠咬著常守汕的舌頭。

常守汕轉陣他的耳朵,舔著他的耳垂,低聲:「對不起,我剛剛太兇猛了,弄疼你了吧,對不起對不起,我只是想到為了以後怕你告我家暴,想趁婚前來個sm,好滿足我對常陸你的慾望呀。」常守汕很有技巧的又讓射過三次的常陸勃起了。

 

「婚……婚前,家暴?」常陸迷迷糊糊,他聽到什麼?

「沒事,常陸我們繼續吧,還沒結束哦,你剛剛的住手叫得真好聽。」常守汕沿著他的耳廓舔弄,弄得常陸酥酥麻麻,「我還想再聽一次。」

「聽你娘的聽!」常陸又開啟髒話模式,如果他猜得準的話……適才的怨恨一瞬間煙消雲散。常陸凶狠的回應著常守汕的逗弄,鼻息間都是對方的味道。

 

 

把繩子、鞭子、蠟燭、按摩棒、手銬……撤掉後,常陸和常守汕在被窩裡翻滾,野獸般的性愛,常陸啃咬著常守汕身上的每一處,留下屬於自己的印記。常守汕很興奮,拿出潤滑劑,潤滑著已被按摩棒開拓的秘境。

「嗯……再快一點……」常陸翹著屁股,悶哼著。

這麼多年了,常陸湄什麼好矜持,隨著快感說出自己的想法。

常守汕對常陸的身體瞭若指掌,敏感處在哪他就往哪裡攻擊,隨著手指的增加和速度的增快,常陸的呻吟聲激發了常守汕快洩出來的性欲,他忍不住,握住他的巨大,挺進了狹窄的密穴。

「啊……嗯……好大……」常陸的呻吟從不虛偽,舒服了就叫,不舒服就回頭揍常守汕。當然常守汕的技術,這幾年下來已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

常守汕抱住常陸的腰,挺進又撤出,九淺一深的頻率是最好的戰術,常陸不滿足的用力夾住他的性器,給了常守汕無比的快感。

「常陸,舒服嗎?」常守汕的手指在乳頭上摩擦。

「嗯……少廢話……」

性愛不需要過多的語言,常陸在常守汕的引導下變換著姿勢,他們試過基本的後,照往例又騎乘了一會兒,因為今天是七夕,又是特別的十二周年,常陸破例給了常守汕“老牛推車”的機會。折騰得他的腰快散了。

 

說起老牛推車,真是個彆扭的姿勢,只用雙手支撐地上,兩隻腳被常守汕抓著,後穴還得承受巨物的攻擊,一前一後往前走,每走一步常陸的聲音都不同,他很想怒罵到底哪個傢伙發明這混蛋姿勢的,這是考驗人的腰力。

「常陸,你這樣看好性感……我還能清楚看見你那裡容納我的樣子……」

「你他媽的能不能閉嘴。」常陸吃力說著。

「常陸,你說話的時候你後面的小嘴正吞吐著我的性器,好迷人……」

「我靠,再說我夾斷你的命根子!」常陸的臉紅得能滴血了。

「用你的小菊花嗎,我都不知道你這嘴這麼有力!」

「……」常陸知道了什麼是犯賤。

 

這一晚常陸射了五次,幾乎快虛脫了,事後躺在常守汕懷裡,抬一根手指都懶。

腰痠得他覺得上下半身要分離了,骨頭也快散了……更別提已外翻的後穴,他覺得再不節制,遲早有天他會被常守汕弄得腎虧。

「老婆。」常守汕趁著燈光美氣氛佳的時候,吐出這個詞。

「你吃屎。」常陸回嘴。這是常守汕第一次稱呼這麼親密,重點是他是男的。

「親愛的。」常守汕不氣餒,換了個稱呼。

「滾你妹。」“親愛的”常守汕說過很多次,不過常陸已累得沒空調情。

「我們交往十二年了,又做了二十六年三個月又二十四天的兄弟,你是我這輩子最親愛的哥哥同是情人。」

常陸吃驚,他沒想到常守汕會記得這麼清楚。他躺著,靜靜的聽。

 

「今天弄得你不高興,實在太對不起了,我只想在我們還是情人的時候留下紀念……老婆,我常守汕今生今世唯一的老婆,嫁給我好嗎?」

常陸的理智一下子斷了線,他是早猜到常守汕打算今天與他求婚,可沒想過他一個醫學系的腦袋會想到……這麼爛的求婚台詞!

「老婆你叫的呀,老子是男的,帶靶的,你妹的嫁屁啊,我操現在是你要跟我求婚,sm play的你也敢玩。這不是要逆天了嗎混帳!」常陸回頭搧了常守汕一巴掌,這傢伙卻絲毫感覺不到疼痛,一張嘴親了過去。

 

「那不然老婆結了婚後想怎麼玩我都行,答應我吧,常陸──」

「這麼爛的求婚老子不要,老子不嫁,你滾!」常陸從常守汕身上跳下,想要跑,可腰的負荷太沉重,招架不住,只能在地上疼得翻滾。

常守汕順勢抱起他,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被公主抱,叫常陸如何掛住面子!

「你要浪漫的求婚?好!這裡蠟燭多的是!」

「關蠟燭屁事啊!」常陸看著滿地狼藉,又看看常守汕,這個豬腦袋。

「還是你求觀眾?沒關係的,我人緣好,A市的朋友很多,我一個個把他們從睡夢中叫來,給你花童又伴郎的。」

「……」常陸紅著眼看著常守汕,心中五味交雜。

「結婚紅毯別擔心,你看看前面用按摩棒排的天堂路……」

「洞房花燭夜也別擔心,老公還有精力再戰幾回的……」

常守汕不知道說了多多,直到常陸卸下疲倦的心,窩在他的懷中,抬頭給了他一吻後,在他的耳邊輕聲:

 

「我願意,大笨蛋……」

 

----

我好像沒有特別寫到雙生子的萌點耶對不起掩面  

說要高H好像也沒多高H,我又再次辜負大家對高H的定義了OTZ...

這篇在中間時有想過乾脆就照純H文來個“大肉棒”還是“屁眼”給他髒下去好了,

這樣的詞彙我還沒寫過OTZ...

最後還是來甜一下好了^_^

升高中後真的好忙好忙...以前好混小叮噹羞羞  (自爆

, , , , ,
創作者介紹

莫特♥腐歪穴居

莫特mo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凌鶯
  • 對原創和童話都很期待哦!(好像來錯棚了
    如果當天沒補習希望能在場上找莫特大大> <
    這篇雙生子看得好嬌羞優 > <
  • 謝謝ww雖然依然蟲很多(爆

    莫特mott 於 2014/08/25 14:02 回覆

  • 宜芳
  • 超想看的的
    謝謝版主的推薦分享喔!
  • >_<謝謝支持

    莫特mott 於 2015/03/10 22:35 回覆

  • ~
  • 我的天阿!
    SM大好ww
  • 其實也沒有很SM吧xd 至少我是這麼覺得

    莫特mott 於 2015/04/12 15:50 回覆

  • 神奈川雪乃
  • 他總有一天會精盡人亡wwww(不要詛咒人家#
    小攻說的話好色(掩面w
  • xddd精盡人亡
    這篇真的只是為了H而H,反而有點失落呢(笑)

    莫特mott 於 2015/04/16 23:45 回覆

  • sami030502
  • HSHSHSHS(///A///)
    好喜歡阿www找這種SM找好久阿wwww
    作者窩愛你的BLwwww
  • 這真的是很有愛的sm了,應該說要列入sm的範疇這還太淺了(笑),
    謝謝你的喜歡,會繼續分享更多文章的^^

    莫特mott 於 2015/05/03 00: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