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友聊天打屁
我的IG 我的FB

註:幾乎全捏他,慎入^_^

 

那一年,他們五歲。

某所幼稚園內幾位孩子們嬉戲著,午後的陽光沒有正午時的強烈,很適合出外走走。在這四季變換分明的地方,看著日期也快進入秋季,微微泛起的涼意讓站在一旁的坂田老師打了個噴嚏,好心的田中老師前來關心。

 

「坂田老師,要多注意身子啊!感冒在家多休息哦!小朋友的健康很重要,別讓家長勞心了。」坂田挑高眉愣愣看著跑來的田中。雖說田中關心他的病情他心裡自是感動,可是加了後面那句話後……不免覺得田中是在間接告訴他孩子們的家長不好惹。

 

後來坂田去拿了口罩,並考慮這幾天是否請病假。

這幾個孩子們玩得不亦樂乎,完全不在意安全。

看著遊樂設施在小孩魔爪的摧殘下發出刺耳的摩擦聲,田中勸導後另一頭又有孩子鬧出玩相撲擦撞到樹幹的悲劇。接下來連續幾樁慘事,分身乏術的田中受不了把正憂心病情、待在辦公室睡覺的坂田抓出來了。

怪這幼稚園經費不足沒有師資吧!

「田中……哈、哈啾!要是我病情惡化了,你可要負責哈!」只見坂田圍了條卡其色的圍巾,穿著厚重大衣和毛製皮靴,整個人包得密不透風的,田中百思不解明明還是初秋這人卻穿著冬天的裝扮。這次的季節性感冒病毒太強?

不!這些小孩更可怕……電視裡那些純真可愛、天真無邪又乖巧懂事的模樣怎不表現在他們之中?一天到晚惹是生非,遲早有一天幼稚園會被這群孩子拆了!

 

光想到這噩夢,田中一個頭兩個大,現在坂田生病,勢必他得更辛苦一陣子。

「欸,坂田不瞞你說,當個幼稚園老師比國小老師……」田中正要向唯一能聽他吐口水的坂田聊天,遠處突然傳來驚天動地的哭聲,震得地板都快龜裂了!

 

「老師!黃瀨他哭了,不是我們欺負他喔是他自己讓自己哭哭了。」甲小朋友說著童言童語,大拇指還深進嘴裡吸吮著,馬上被疾步跑來的田中、坂田制止了。

「田田老師我要喝……媽媽的大大……」一個孩子無措的站在沙坑前,小手按著肚子,臉上還裝著無辜的表情,嘴裡還一直吐著:「我要回家找媽媽……喝媽媽的大大……」但他們才剛吃完午餐不到兩小時,更別說這孩子是個中班生。

 

「你這小鬼頭都幾歲了還在喝奶啊!正常的孩子會說那個嗎!」坂田忍不住跟一個孩子計較了,而他也馬上遭到報應。此時此刻兩個孩子哭得鬼哭狼嚎發洩著情緒,考驗老師們所剩無幾、少得可憐的耐心。

 

事發經過是由一個理性的孩子用流水帳的方式解釋。所幸老師們解讀能力強。

 

這年頭電視網路等資訊媒體普及了,孩子們接觸這方面的機會相對的大,小小的好奇心欲望無窮,看什麼模仿什麼,一些偶像劇橋段被當成學習目標了,呃……送送泥土堆疊的禮物,說些“你好帥,你好美”的都行,反正扮家家酒平常看這群小鬼也挺有興趣的。

問、題、是!

黃瀨藉由扮家家酒的機會對著在園裡還滿粗神經的小朋友──青峰說:「小青峰我愛你!」當時的主題是高中生戀情,黃瀨演的是一名熱烈追求愛情的女學生。

而青峰自然而然被推舉成男主角。

「啊?劇本怎麼寫?我要說:『我也愛你。』嗎?」

高中生戀情戲碼演完了,換成大學,再來公司職場……最後終於到組織家庭!每每黃瀨熱烈追求,青峰這不知是傻還是太聰明故意裝笨都以沒劇本為理由,給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其實組織家庭這戲是在幾天前落幕的,但卻有突破性的發展──

「小青峰,我人生字典裡『青春』的代名詞就是你了。難、難道你非得讓我等到中年、老年……死亡。整本人生字典裡都是你的名字,你才甘願嗎?」很難想像田中聽到這句話的臉部表情,詭異的扭曲簡直比孟克的《吶喊》還要誇張。

 

哪一齣王八蛋連續劇玷汙了國家未來棟樑的腦袋啊!

 

黃瀨眼眶泛淚,只差一點淚水的閘門就快控制不住,淚水便傾灑而下。已經把自己融入在劇情中,深陷得無法自拔,演戲演得太入迷已經到分不清虛幻與現實的境界。當時坐在一旁的小觀眾們描述得淋漓盡致,能讓語言有障礙的幼童用那麼逼真的說法呈現,可見黃瀨那時的態度是多麼真切誠懇。

 

「黃瀨,你去哪裡買人生字典?你家樓下那家書局嗎還是什麼秘密用語?還有,不要整本用我的名字嘛!感覺心跳得有點快耶,這種感覺叫那個……嗯……害羞嗎?」青峰朝天癡望著,小觀眾們個個嘴巴張得大大的,都能含顆滷蛋了。

 

──青峰害羞了,黃瀨重新拾起希望,邁向最後一步“生孩子”前進!

 

田中和坂田不約而同都有把所有孩子家裡的電腦、電視拆了的想法。

 

今天黃瀨大哭的原因便是“生孩子”這問題。

不知他們腦袋長歪了還是腦袋太空只能塞偶像劇的劇情,這事很荒唐很可笑,老師們對這兩個孩子的未來憂心忡忡,卻不知這事卻是他們之間維繫友誼的牽線。

 

「小青峰我最愛你了,一輩子都不想離開你,整天和我膩在一起好不好?」黃瀨是個主動活潑的孩子,卻也常常因為小事害羞得無法自己。看他坐在沙堆裡的姿勢,竟然像個美人魚一樣側臥在青峰的腿上,臉上泛起潮紅,有意無意往上看青峰的表情。

享受這遊戲,享受這個人。

「好啊。」出乎意料的爽快,青峰接著說:「昨天那部戲已經進展到女主角肚肚大大了,根據上部戲的經驗,肚肚大大的女生會生babybaby長大會變女生,然後肚肚大大後又生……」坂田泡了杯熱茶,讓田中安撫孩子的情緒,邊聽其他孩子闡述事由。

但,他一直有噴茶的衝動。為了以防萬一,他不讓小孩在他前方一公尺內,以免不小心燙傷了。

 

「那黃瀨,你是我老婆,我要怎麼讓你肚肚大大?」

聽到這句話,坂田真的噴茶了!所幸做好防護措施沒有人遭受波及。就連遠處的田中一個不小心在沙坑裡摔倒,吃了不少髒東西。

 

「那、那小青峰你真的答應我了嗎?太好了……」黃瀨沉靜在連續劇夢幻般的愛情海裡,只是這次的主角換成他和青峰了,意思是他現在是青峰的老婆?

「可是,小青峰我是男生,媽媽說老婆指的是女生,而小青峰也是男生,那我們是老公和老公,沒有老婆就沒辦法肚肚大大了耶。」黃瀨歪著頭,他要青峰揉揉他的腦袋,因為剛剛一下子消耗太多腦力頭有點痛……

 

青峰沒黃瀨認真,他單純說著自己的看法:「我還聽過哦。人家說肚肚大大的訣竅就是先要1 on 1,這樣蟲才能和球在一起。啊?怎麼會有球?球又是什麼……」

 

「等等啊小青峰,你先說1 on 1又是什麼?」黃瀨目光炯炯有神的看著青峰,兩個人面對面坐直,都在思考那英文和數字搭合成的意思是什麼。

 

「是一加一等於……呃。」青峰放棄這數學問題,立即換個話題:「不要考慮這問題了啦黃瀨,人家要生baby還有很重要的因素呢!」

 

「是什麼?」

 

「要長大啊!不然連續劇裡的主角為什麼都要那麼高大?不選小孩子,那肯定是長、大!長大了我們再想1 on 1,還有肚子大大。」

 

「可是……可是我等不到那時候啦!我現在就想要和小青峰1 on 1啦嗚嗚!」

 

原來讓黃瀨哭的原因竟然是那萬惡的連續劇所灌輸的概念,什麼球又蟲的根本胡說八道,還有1 on 1……這……這些小孩在接觸有色話題啊!田中和坂田對眼相望,他們現在有個空前任務──遏止孩子們太早熟!

 

首先當然是這對被洗腦最嚴重的“情侶檔”。他們花了好幾天的課後輔導教育兩名孩子,卻都無法剷除那些在他們腦裡扎根的觀念,最後真的沒辦法了,什麼誘因獎勵激將法……都用過,都無法抹去1 on 1這思想,倒是肚子大大他們認同正確觀念了。

 

「小青峰等我們長大後一定要1 on 1喔,我要當你一輩子的情人。」

「哦哦,黃瀨1 on 1聽起來超熱血的。嗯!等我們長大!」

 

我……一定要快快長大,這樣我才有能力去愛你,有能力張開雙翅庇護你,讓你不用忍受風吹雨打,在我的羽翼下平安快樂。

只是那些被風吹落、被雨打落的羽毛,是我感動的淚水還是失望的淚珠呢?

 

小青峰……1 on 1好嗎?嗯?

十年,我就等你十年,你說人只要到了十五歲,便正式轉大人了!

我們約在小青峰讀的初中的校門口好嗎?你問我為什麼要選在那?我怕小青峰懶嘛!不想動懶得出門,這樣我們何時能見面?嗯?選什麼日子?這我沒想過耶……我怕小青峰忘記,就選小青峰你的生日吧!

 

那就說定囉,十年後小青峰的日子我們在初中門口前見面,嗯!不見不散。

 

那時候說一句“我愛你”就像吃飯一樣容易,如今隨著人的成長,才知道那三個字是人生裡最難、最難開口的。因為那三字代表著誓言、約定、尊重,和對愛人無限的愛。

 

十年後。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黃瀨不知道自己前世到底積了多少陰德才有機會和青峰再次見面。不是短暫的,而是長達三年之久。

為什麼會和青峰在同一間初中?偶然?天意安排?甚至還進了籃球部,兩人都被排在首發上場,也就是他和青峰交會的機會又大大增多了。

小時候的初戀只是一時興趣,說什麼長大後要交往還是結婚的蠢話,對十五歲的黃瀨來說,不過就是一篇童話故事,故事理王子和公主最後是幸福的,而幼兒只不過譜出一篇幸福美滿的結局。回到現實,一句諾言又代表什麼?

能當飯吃?不能!

他現在除了在籃球隊裡表現還算出色外,還跟隊裡其他四人有響亮的名號,「奇蹟的世代」這夠嗆辣的名字將隨著初中畢業走向歷史吧……嗯。

況且他籃球不打了還可以從事模特兒行業,雖說年紀小但他長得玉樹臨風、英俊挺拔,完美身材比例是很多經濟公司打造完美明星最符合的標準。他在這行混得不差,滿有知名度的,不定時出現在各大雜誌封面上。

 

但說起他怎麼會開始打籃球?只怪初中二年級一次看見青峰打籃球的英姿,那時看到久違的那個人而拿著籃球專注的神情,兩眼視線全被他牽著走,看他在球場上單槍匹馬與其他人比拼,那時黃瀨注意到,青峰打籃球時一直是特立獨行,根本不把隊友放在眼裡,即使這樣他依然能幫隊伍得分,並且輕鬆獲得勝利。

 

他不是愛慕也不是想成為青峰的粉絲,而是一種想超越的心情。十年的轉變太大,即使青峰忘了他還是……他現在無法超越青峰那還有什麼資格保護他?黃瀨的模仿力很強,只是青峰一直是他仿照不來的,他這絕頂天才的頭腦,看一次就會的東西,不管是足球還是……在他發現他無法跟著青峰的動作後,那想贏過的心情更是強烈。

之後,黃瀨的球技因為青峰的影響,成為了籃球部奇蹟世代的一員。

 

在那過得很歡樂,同時黃瀨結交了許多朋友。老是神出鬼沒卻讓人不得留心的小黑子、喜歡吃著玉米棒懶散的巨人小紫源、老是繃著一張臉但實際上滿好相處的小綠間、那虹膜顏色不同的小赤司,和很關心青峰還自稱是小黑子女朋友的小桃井。還有……曾經熟悉的小青峰。

 

在打球時他和青峰是沒有隔閡的,兩人有默契的沒有提過往,和新結交的朋友一樣。從一開始的拘謹,到後來勾肩搭背,比較多的肢體接觸,也會互開對方小玩笑,和其他的隊員一樣,沒有高低之分。

 

原本以為,兩人都不敢揭穿對方,小時後的諾言會隨著時間的流逝,一直到兩人死亡,一起葬於地府,不會再次提起。

 

可是到了約定的那一天,黃瀨還是來到了帝光的校門口。為了這一天他特別把工作安排在其他天,身穿輕鬆的黑白相間夾克,頸處垂掛著銀色月形的項鍊,一件質料不錯的黑色褲子,手上戴著銀色手錶。

 

他看看時間,猝然意識到,他是不是沒跟青峰說時間!天!看看現在是早上十點多,要是青峰比他更早,等不到人先離開了怎麼……辦。又或者青峰下午才到,難不成要他等到午後?

 

最直接的方法,黃瀨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搜尋著通訊錄,才正要按下「小青峰」的人名時,他猶豫了,如果他撥過去後對方回他:「嗯?黃瀨我們不是初中才認識的嗎?」又或者,「黃瀨,那童言童語你也信呀,哈哈……笑死人了。」被恥笑頂多心裡受辱,但對方徹底忘了的話,不正是說:黃瀨涼太,你是自作多情。

 

黃瀨倚著電線杆滑下了身體,「黃瀨涼太你這個笨蛋!」他搥著自己的頭一連在心中唾棄自己好幾次,依照青峰那粗神經的早就忘了他……是吧?呵呵,說什麼要做青峰的老婆,那只不過是一時心悸在周圍觀眾推波助瀾之下,以為自己真的喜歡青峰。

 

喜歡……小青峰嗎?

是……是喜歡的,要不是他他不會有想超越他……想繼續打籃球的欲望!

他捂著自己的心,那顆像玻璃一樣的心已經碎了,本來還堅強的撐個十幾年,但在知道是一廂情願後,連拿鐵鎚都不用便不爭氣地碎了。人家說談戀愛可以一個禮拜就散,但失戀的心需要談戀愛時的好幾倍才能勇敢接受下一段戀情。

 

最終,黃瀨決定賭一次,要是青峰真的忘了,那、那一切就結束吧,他們都要畢業了,不用留在帝光這傷心地。

 

聽著嘟嘟聲,心跳隨著嘟聲而倍數跳動著。黃瀨手有點無力手機險些掉在地上。直到接聽之後,對方連個問候語也沒有,只聽到沉重的呼吸聲,還有點雜音,看來是在外頭。

「小……小青峰,你在嗎……在的話回答我好嗎?」

另外一頭還是靜悄悄,黃瀨禁不起心傷一時克制不住讓男兒淚水流下,他因為鼻音講話變了調,後來他調整自己的呼吸讓青峰以為他只是感冒。

「小青峰,我……我加入籃球隊後一直注意著你……想、想超越你……你知道我……嗚嗚,對不起。」他再次整頓好情緒,又說了:「你知道我的專長就是模仿,奇蹟的世代每個人的特處我都模仿不來,我認為我自己很弱……很弱……但、但你卻時常陪著我……嗚嗚,我已經不知道……道我在說什麼了……」

 

斷斷續續的哭聲透過手機傳達給青峰,黃瀨似乎把電話當成青峰本人了,一時克制不住把近年來壓抑在心裡的苦悶全部說出。「我……我沒有把小時後的事當玩笑話啊……小青峰你聽得見嗎?雖然那時還小……但我對你……我無法明白說明那種感覺……那是一種很特別很特別的情感,已經……已經……超過球隊的同伴了。」

 

「所以?」哭了好久終於得來回聲,但是……是冷酷無情毫無感情可言,貌似很不耐煩的語氣,黃瀨這時才知道“蠢”字怎麼寫。

愛情,會使人迷惘、胡塗。

 

「青峰大輝我喜歡你!!!」反正已經沒希望了,最後的歇斯底里,就讓他把全部積蓄在心裡的感情宣洩出來吧!

 

「我也是。」

「??!」不是電話裡的聲音。黃瀨不可置信聽著電話那頭嘟嘟嘟的聲音,又回憶著剛剛有磁性的男聲,那是青峰的聲音!可是,電話都被掛斷了,青峰又怎會……

 

「傻瓜!」頭上一沉,修長的雙手將黃瀨圈在懷裡,將他緊緊攬在懷裡,青峰用食指劃過黃瀨臉頰上炙熱的淚水,「那是為我而流的嗎?那我要好好珍惜了。」語畢青峰將滴淚珠含在嘴裡。一直處於驚嚇狀態的黃瀨抬頭一看,看見古銅色皮膚的青峰,是真人!是他熟悉的那個青峰!

 

驚訝得說不出話來,青峰眼看眼前的時機萬分難得,手順勢延著黃瀨的鎖骨,脖頸,一直到削尖的下巴,看上那濕潤紅嫩的嘴唇,裡頭的小舌膽怯地不斷退後,明明他都還沒侵入呢!不過有警覺性也挺好的,青峰滿意地低下頭含住黃瀨一直合不攏的嘴,吸進他的唾液──彷彿美酒一樣令青峰著迷,糾纏著裡頭的舌頭,感受對方給自己的回應。

 

片刻後因為喘不過氣,黃瀨本想推開青峰,但青峰又趁著這難得的時刻壓住黃瀨,用膝蓋抵住底下人的,讓他根本無法行動,只能任由青峰擺弄。

「小……小青峰!你為什麼會來!你根本……」青峰將手指輕放在他的紅唇上。

「你以為我忘了嗎?從幼稚園跟你道別的那一天起,我就一直牢記在心了。」

「可……可是你在帝光時並沒有……嗚……對不起我又哭了。」這次不是黃瀨孤單地抹去淚水,青峰很主動地用自己的舌頭舔過淚珠,

「鹹的。」

「……」是不是男人在情動時會特別有魅力?黃瀨猜測著。

 

「因為是跟黃瀨你做的約定,我一輩子都不會忘。」

對普通人來說一輩子是世界上最不可求的事,但現在,他們可以以一輩子做保證!

 

底下的黃瀨張開雙臂抱住了上面那個人,青峰有點不知所措整個人壓在黃瀨身上,「小青峰你太可惡了……我都為你流那麼多淚水,你是不是也該替我流?」

 

「黃瀨你在演哪一齣戲劇,等價交換從哪聽來的?」

「不管啦!小青峰我就只想跟你說生日快樂不行喔?」黃瀨無賴地笑著,此刻,他已經陷入愛情這淌情水中,跟了他的青峰,達成十年前的約定。

 

「看你都流那麼多淚了,我要是也流了,你不流得唏哩嘩啦?」青峰又在黃瀨臉上輕啄了一下,後,他腦裡有個邪惡的想法……「也許,我可以流汗水?」

 

「汗水?」

 

……

……

 

「討厭啦小青峰!這裡是校園!野外!我們!才、十、五、歲!」

1 on 1吧!黃瀨。15歲是轉大人的時候!」

 

「……小青峰你公民一定不及格。」

 


大家都把1on1拿來當......咳!於是我就玩這個梗了!

青峰生日快樂!我也要吐血準備模擬考了~

整夜沒睡碼了一篇六千多字的文文。爆肝(蓋章

, , , ,
創作者介紹

莫特♥腐歪穴居

莫特mo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空
  • 好棒~我好喜歡^^
  • 你的支持是我的原動力QWQQQQQ 雖然同人出產不多(而且經常半途而廢((閉嘴

    莫特mott 於 2013/01/19 20:02 回覆

  • 訪客
  • "你的公民一定不及格"我笑好久wwwwwww
    好厲害,竟然從小寫到大了OAO
  • www 謝謝 因為全部捏他所以可以寫到大^_^

    莫特mott 於 2014/08/16 13:54 回覆

  • 羽
  • 好好看~都發文那麼久了我才看到QQ是最近這一年才迷上黑籃的><
    很棒喔~希望繼續努力!
  • 哈哈,黑籃很萌的!當初是寫給喜歡青黃的朋友XD 謝謝你~~

    莫特mott 於 2015/10/26 01: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