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友聊天打屁
我的IG 我的FB

那淫靡的沐浴(H下)
  
  說什麼溫柔還是控制力道的,不只關寧,連裘銀育都覺得囉哩叭唆,還不如強一點來的爽快。因此關寧在裘銀育的默許之下隨意的藉由洗手乳的滋潤試探個一兩下後,圈住他的腰直往那根充血的巨大而去,仰頭一個長昂,裘銀育驚聲尖叫。
  
  「哪有人……剛開始就那麼刺激!」裘銀育不是很習慣自己在上面,而底下的人扶住自己的腰上上下下移動,除了得和眼前的人面對面外,所插入的深度更是恐怖。他斷斷續續叫著:「太久沒做了……會裂開的……」
  
  關寧一聽停止手上的動作,放開手使得沒有任何支撐的裘銀育嚇得趕緊用雙手圈住他的脖子,下體全部進入他狹窄的蜜穴,受不了刺激這次的叫聲震得連浴室牆都快出現裂痕了。「阿阿……」多得只是充滿情慾的喊聲。
  
  「你蹭的我腹部濕了一遍,我倒覺得你更加敏感了。」關寧像小蛇般的舌頭滑過他的耳際,濕漉漉的感覺害裘銀育冷不防打個冷顫。他的語句充滿言語挑逗,「是不是……你在國外自慰時,是用後面自慰的啊……」
  
  「去死!我……嗯啊!」關寧的猜測直接正中裘銀育猛烈跳動的心,他腦子還在迷亂當中,關寧又再次抓住他的身體進行活塞運動,肉體與肉體的拍打聲在此時此刻變得更加淫亂,配合裘銀育的喘息聲,使人性慾大漲。
  
  若一年沒使用了,沒做多少擴張就進行侵入性的侵犯,很有可能出血,可是看裘銀育仍完好如初,甚至本緊密的小穴一接收到外在的刺激,很自動地分泌腸液,若是靠淫獄半年來的調教訓練,事隔已久幾乎不可能,除非……關寧邪魅笑著,「裘銀育,我想聽實話。」語畢他用粗糙的手掌握住了裘銀育地嫩莖。
  
  「鬼才講給你聽……你放手……嗯啊!輕一點!」剛開始是有些不適,可是漸漸地從私密部位如電流般竄上來的一波波快感快把裘銀育淹沒了,每當身為男人卻因使用後面而感到愉悅時,他便覺得自己下賤,甚至可說沒救了。
  「啊……」有些情動,情慾的熱火燃燒得愈來愈旺盛,不管蓮蓬頭的水灑下多少水花,仍無法撲滅這熊熊的大火。
  
  伸出舌尖,裘銀育低下頭含住關寧喘息著的唇,因身體劇烈搖晃著反而咬破了她的嘴,弄得他唇上流下了赤紅的血液,他看著裘銀育如此熱情狂放,稍微後退些避開那熱烈追求、失了神的妖精。他將食指放在裘銀育的嘴上。
  
  「想吻我?」
  裘銀育猶豫一秒,羞紅著臉並撇開了頭,「不想。」他懷疑剛剛被熱氣迷昏了頭,竟然主動想吻關寧。在他還沒聽到男人對他惡劣行徑──監視,道歉時他絕不會低頭渴求他人的。
  
  「那好。」關寧將他的分身握得更緊了,感覺硬得發燙的性器就快擠出汁液來,他卻反手將裘銀育抱起,將他翻了個身,迫使他雙手抵住洗手台,以臀部抬高的姿勢,進行更猛烈的攻擊,受不了突來的刺激裘銀育差點矜持不住,軟倒在洗手台前。
  
  他的大腿緊緊貼著身體,接著退至洞口前,又再狠狠貫穿,來回幾下後裘銀育近乎瘋狂的發出求饒聲:「不要了……真的不要了……」性器飽受關寧邪惡的摧殘,大力地揉捏根本射不出來,慾望被禁錮著,手無縛雞之力的裘銀育只能扭捏著腰,想辦法讓自己好受點。
  
  在關寧眼裡這像水蛇扭來扭去的腰肢,實在太令人血脈賁張了!「真的不要嗎?」關寧順應著裘銀育的話,停止了運動。這不僅僅是折磨裘銀育,就連他自己也相當難受,明明再持續個幾下就能噴發了,卻為了一時的趣味……不過看裘銀育瘋狂扭著腰的景象,自己受苦點又如何?
  
  「啊啊!不要……嗯……」
  「剛剛不是說不要嗎?」他一手緊捏著,另手撫摸過裘銀育的全身,游移過私密部位時,惡意的揉捏了幾下,惹得底下的人更是情動。
  
  「混蛋!我是叫你手放開……讓我……啊!」還沒等裘銀育吐露真心話,後面的抽插運動又開始了,他只能攀附著洗手台勉強承受猛獸般的襲擊。
  
  嘴唇摩擦著稚嫩的皮膚,似要把每寸皮膚都嘗個仔細,晶瑩剔透的銀絲滴落在背脊上,隨著親吻加深,兩人直逼高潮邊緣,可這對裘銀育來說無一是最大的折磨,他的慾望在關寧手裡,無法自由控制射與不射,一滴淚珠從他的眼角滑落,他回眸看著後頭的男人,哽咽著:「你他媽的要養我下半輩子嗎?」
  
  關寧用一隻手指劃過他的淚水,似笑非笑的說:「當然可以養你。」這下裘銀育驚慌了,他軟弱無力的仰頭俯視著關寧,呲牙裂嘴叫喊:「不是……嗯……你快放開!我不想跟你一輩子啊啊啊!」就在剛剛,關寧將炙熱的精液噴灑在他的甬道裡,難掩的嬌情顯現在他的臉上,汗珠顆顆從他的額頭滴下,「好累……我要死了!你再不放開我就死了!」
  
  已經開始語無倫次了啊……
  
  「也許你試著取悅我,我可以考慮讓你發洩。」關寧已經準備好今天可以大玩特玩了,為了這天他可是把公司所有的業務在幾天前就處理好,放自己一個輕鬆的假期。
  
  看著裘銀育因痛苦而臉頰泛紅,關寧覺得自己又硬了,又往裡頭頂了幾下,每一下都頂在最敏感的那點上,裘銀育克制不了自己,軟了腳倒在地上,就在悲劇發生前關寧即時拉住他,抱在他的懷裡,裘銀育發著顫音,聲音完全沙啞,「你……要我怎麼……做……」他好累,累到沒有多餘心力去思考什麼是“取悅”。
  
  他心裡咒罵著關寧,為什麼不來機場接他,害得他進了這堪稱地獄的浴室裡,一時因情緒激動主動了點,卻反而被他先發制人,淪落到慾望被限制的下場。
  裘銀育想到了裘六,說不定是那時他說自己犯賤,導致自己以後跟“犯賤”拖不了關係……
  
  「很簡單的,把你半年內在淫獄裡學到的拿出來用就行。」
  
  在淫獄裡學到的?裘銀育半信半疑的看著一臉狡猾的關寧,那……那不堪回首的往事還要重播一次?「不要!我……啊啊啊!不要再用了,求你……」關寧抽插了幾下後,裘銀育敗下陣來,他五指抓著他的背,條條血痕都訴說著他的痛苦。
  
  「求饒,呵呵,這點用的不錯。」說完關寧放開了些,被折磨不堪的性器皺皺巴巴的,噴了幾滴出來,卻又被他捏住,卡在地獄與天堂的中間,裘銀育忍不住又哭了出來,他捶著關寧的背,直叫著一些骯髒的詞。關寧試著安撫他:「很簡單的,你隨便做……也許就是取悅。」無論裘銀育做什麼事,對關寧來說就是最直接的誘惑。
  
  「我要咬死你!」裘銀育瘋子般的扭動,害得關寧一個措手不及放開了他,只是握住性器的手仍沒有鬆開,裘銀育扶持著洗手台支撐起自己的體重,惡狠狠睨了一眼,這感覺……就像他是狗,而俗稱的狗鍊就是他的性器!天大的恥辱!
  
  為了不讓裘銀育太過難過,關寧蹲下來點才不會拉扯到他的性器,卻沒想過只要他放開了,一切就會結束。
  
  裘銀育想都沒想,看見關寧的性器平躺在胯下,愈想愈氣,想要用嘴咬掉這造孽的器官,腦裡一個念頭一閃過後,他湊近關寧,並直往他的下半身鑽,找到目標物後,張口叼住他的性器,全部納入口中後,他使了吃奶般的力氣,揉捏底下兩個小球。
  
  被突兀的動作嚇到,關寧放開了控制裘銀育的手,終於找到一線機會,累積已久的精液噴發了一整地,隨著水流流往排水口,裘銀育眉開眼笑,雖然自己的目的是把那人的器官咬壞,反正自己都舒服了……那就放過他吧?
  
  才正要抬頭時,卻被男人按住頭,裘銀育想動卻抵不過男人的力氣,「唔……唔……」關寧按壓著他的頭,用著自己想要的頻率把裘銀育的嘴當後穴抽插著,呼呼的喘息聲在裘銀育耳裡簡直是噪音!妳妹的把老子的嘴當什麼了!
  
  「窒……唔……混蛋……放開!」裘銀育微弱的呼喊在關寧耳裡壓根兒聽不見,小得像螞蟻的聲音立刻被強大的水花聲蓋過了。
  
  儘管裘銀育已經臉頰泛白,就快窒息了那遲鈍的關寧只顧著自己享受,忽略了他的感受。
  
  “混蛋關寧!下次我回來時再也不找你了!你給我吃鱉吧!”裘銀育在心裡吶喊完後,隨之昏了……
  
  在性愛中昏倒……光想就丟臉。
  
  ***
  
  「什麼?從學校畢業以後就掌握不到他的行蹤?」關寧氣憤的把桌上的鋼筆往地上摔,價值不斐的鋼筆斷了兩半,可見力道有多大。
  
  底下單膝跪著的手下不敢多言,亦不敢抬頭,他們也沒想到……看起來像個文弱書生的裘銀育會從他們的掌握之中逃走,明明他們是親眼看到裘銀育從校長手上領走畢業證書的,卻沒想到下台後……他就消失在人海當中。就算他們封場,一個一個搜尋也找不到了。
  
  會逃到哪裡?
  
  國內,還是國外?
  
  關寧把桌上的東西全部推到地上,指著那群在他眼裡像個垃圾的手下們,大聲指責:「你們這群兔崽子!我派那麼多人,竟然會把一名留學生弄丟?」
  
  「關少,再給我們一些時間,我們一定盡可能找到。」
  「盡可能?呵呵,什麼盡可能!我……」
  
  被訓了一個鐘頭後,關寧命令全體員工一同尋找,從海內到海外,利用社群網站的功力,尋找著裘銀育。
  你能躲到哪去,我就不信在我有生之年找不到你!關寧啜了口迷迭香。
  
  
  
  「哈哈,原來事情是這樣,所以妳要當我女朋友當到什麼時候啊?」聽完女孩的講述後,元優拍著肚子直笑著。
  「當到尹冬回來,或者我想回去了再說。」有一頭烏黑柔順又有一雙玲瓏黑眼的東方女孩,用她粉嫩的嘴叼起一塊香草餅乾,一口一口慢慢吃著,「元優,我跟你可是患難之交呢,你應該不會洩漏出去吧?」
  元優搖了搖頭,「不會,可是我怕被尹冬知道了,我會被殺掉。」
  女孩試著安慰:「不會的,尹冬對於藝術很執著,他這回去是要去拜見大師級的耶,才不會為了情人奔波回來呢……」女孩看著元優愈來愈陰沉的臉,不說了。
  
  「別在意,我相信他不會忘了你。」
  
  「是這樣嗎?」元優苦笑著:「妳真好呢,有三個人同時愛著妳。我不多求,一個就好,但我希望他是全心全意的……」
  「若你經歷了某些事後,你甘願自己之後是孤寡一生。」女孩看著窗外,外頭是人來人往的街道,人們過得相當悠閒,在這裡很注重生活品質。
  這回,她來到的是法國。
  
  「是嗎?」元優帶著詭異的笑容,指了指女孩身後的人。
  女孩覺得好奇,轉過身瞧了瞧。
  
  她聽到了……
  
  「莫大哥,法國消費好貴哦!我回國後得賣血了。」一頭璀璨金髮的男人比著菜單,對著對面的男人嚷嚷著,彷彿菜單價目定得如此貴是男人的錯。
  「我們叫關寧去賣血就好。」男人有頭酒紅色的髮,耳朵掛著銀製的耳環,他招了招手,對著服務生用口流利的法語講了幾道菜名後,便靜下心跟對面的男子寒喧。
  
  女孩心一揪,支支吾吾的,一大堆話想從口中說出。看到那兩個男時,她情緒激動,在位子上扭扭捏捏,想去又不敢去。
  
  「去吧。」元優在一旁加油打氣。
  
  「可是……我……」
  「再不去也許就沒機會了。」
  
  女孩還在躊躇不決時,他們桌子旁已經站了兩個人了,女孩瞄了一眼,迅速低下頭。“他們怎麼會……”她有那麼點緊張。
  
  「蕭靖,你知道嗎?」女孩的心噗通噗通跳著。
  「啊?知道什麼?」女孩抓緊自己的皮包,隨時準備衝到店外。
  「其實女人也不錯的。」女孩二話不說抓好自己的隨身物品,想逃離這是非之地,卻一把被酒紅髮男子抓住,一個踉蹌差點摔倒,所幸金髮男子用手肘挽住了她。
  
  「抓到你了。」
   
  「很高興認識妳,裘銀育小姐。」
  
  什麼扮女裝之類的,他再也不幹了!
  
  完

+++++

文中的元優以前和裘銀育是朋友,是在淫獄內認識的患難之交。←補充

另外熊菇文收穫不錯的樣子www然後下篇可能要下下禮拜才會上繳,原因是這周我在拼活動(艮  然後下周考試(好悲催

只能扒到技官的鞋鞋啊我好心疼,苦命學生不能沉迷電腦這樣子。

我為了扒到護目鏡把丘丘人的10ap*好幾個都用上了,現在也不知道打到幾場,總之大概2天基本ap22就能扒到護目鏡了吧(?)

應該不可能扒到褲子了,好我望梅止渴QAQ

是說今天手殘銀抽*3  沒有米熊阿阿阿阿  倒是黑美人還有大中天來我家了

可是我想要機娘打火機或者黑妖精(艮,不知足。

沒有中隊長...好遺憾QAQ ...  對不起技官我沒把你老公轉下來 等下次我有錢了估計他跑到金抽了(哭哭

, , ,
創作者介紹

莫特♥腐歪穴居

莫特mo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天才
  • 我被扮女裝萌到了~~~~~~~
    還有狗鍊神馬的~~
    呦呵呵呵呵呵呵呵~~~~~~
    要獸化了!!!!!
  • 天才你這個變態,你的暱稱要打「變態」不是天才( 艸)
    是說打淫獄真的好快樂哦,現在碼新文有種無力的感覺。
    (可是淫獄還沒完結時又很痛苦(欸

    莫特mott 於 2012/07/10 01:48 回覆

  • O O
  • 希望上面的翻外,結尾能詳細點@V@
  • 謝謝建議www 淫獄這篇文也夠草率的> <

    莫特mott 於 2013/10/20 21:41 回覆

  • 腐娘
  • 呃啊啊啊!!!
    老娘的鼻血止不住了!((干我屁事
    寫ㄉ很好哦~((羨慕啊...
  • 謝謝^_^

    莫特mott 於 2014/07/19 21:54 回覆

  • 夜云
  • 我現在才發現大大有玩UL((興奮
    大大寫ㄉ文都相當好看,血槽都快歸零惹wwww
  • 我好久沒上來了對不起這麼晚回=口=!
    謝謝你!> <另外ul我好久沒碰了,但我還是很萌裡面的人物,
    我會繼續寫文的> <!

    莫特mott 於 2015/05/31 23:56 回覆

  • 微夏
  • 寫得真的很好!!
    整個被女裝萌到~~
  • 以前會玩女裝梗現在都寫不出來了xd 謝謝你^_^

    莫特mott 於 2016/02/05 00: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