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友聊天打屁
我的IG 我的FB

【熊菇】真心話大冒險

本人的UL知識不足,可能會有寫錯的哦(掩面)

註:米熊還沒有斷手哦!

***

披散著褐色鬈髮的人偶眨著同是褐色的眼眸,以銳利的眼光掃視底下的每個人。眾人依照自己的座位坐好,面面相覷,眾人皆察覺坐在主位上的人偶相當不悅,散發出的陰氣都能冰凍在場每個人了,怕掃到颱風尾,各個連個哼聲都不敢發出。

沉默當中,有位臉上長滿鬍子、很潮流的大叔,翹著二郎腿,不高興喊著:「大小姐,就別理那個任性的技官了,若要等他才能吃飯,估計要等到凌晨吧?」

 

具有正義感的阿奇波爾多才剛開口,曾經被他出賣的夥伴利恩噘著嘴頗不高興地喊回去:「阿奇波爾多,大小姐的命令要遵從不要反抗!」可惜沒多少人支持利恩。

為了等羅索都不知耗費大家多少時間了,此起彼落的咕嚕聲已持續好幾分鐘。利恩的話馬上被其他人蓋過。

 

「阿奇波爾多說的沒錯,都快餓死了,大小姐您就別矜持了。反正那傢伙打營養劑就能過活了,根本沒必要吃啊!」弗雷特里西拿著叉子敲擊碗盤,附和著阿奇波爾多,這不檢點的動作馬上被其兄弟伯恩哈德制止了。

 

「支持前輩的話。」艾伯李斯特推著眼鏡,默默的說著。

「艾伯認同,那我就認同。」坐在艾伯李斯特右邊的艾伊查庫舉起手,以示認同。他湊到艾伯李斯特的懷裡,磨蹭著他的手臂,俏皮說著:「艾伯你肚子也餓了對不對?」艾伊查庫並不知這句話的用意何在,只是單純認為,能跟艾伯李斯特多說一句話,就是甜蜜。

 

艾伯李斯特看了一眼不斷對自己撒嬌的艾伊查庫,回一個如甜桃般令艾伊查庫回味無窮的笑容,烙印在他的腦海中,成為永恆的記憶。

 

身為管理眾人的管理員,同是管家的布勞看著人偶的臉色愈來愈陰沉,冷不防咳了幾聲,示意眾人肅靜。

 

「那……那不然我去叫他好了。」有著一頭水藍色頭髮的瑪格莉特站起身,扭動著嶄露在外頭的纖腰,給了現場男性一個天然的美景。

對面的庫勒尼西皺著眉心裡很不好受,不知為何只要瑪格莉特受到任何人的調侃或者受委屈,他心裡那股莫名的恨意便油然而生。

在他左肩的藍色怪物,纏著他的脖子,庫勒尼西修長的手指輕撫著那叫深淵的怪物。

深淵的心情跟他一樣複雜。

瑪格莉特愧疚的看著你一言我一語的同伴,不由得擔憂起那日夜顛倒的傢伙。畢竟她和羅索同是潘德莫尼的工程師,交情比一般人都還深,理當照顧同伴的身子。

 

那個平日雜碎掛在嘴邊的男人都能用「弱不禁風」來形容了呢!不好好吃飯是不行的。

 

「不用了,瑪格莉特。」人偶叫住了她,瑪格莉特不解地望向低頭沉思的“大小姐”__那個他們平常最尊敬的主人。

奇怪了,這平常很放縱他們的大小姐今日是吃錯藥了嗎?不只非得等到羅索來了才肯讓全部人開動,還拒絕自己的一番好意。瑪格莉特不免多想,難道是最近幾次對戰老是爛骰,害得大小姐生氣了嗎?

 

人偶理解瑪格莉特的不解,為了安撫她的情緒,她清了清喉嚨以平靜的語氣講述著原因:「就算是妳羅索也不一定理會。要找個平日和羅索最親、能制伏住技官的人!」最親……制伏?眾人頭上的燈泡一亮。

 

情人!

平日最照顧羅索,據說是床伴關係,兩人還經常登上連隊八卦周刊頭條!

 

米利安!

 

二十幾個人一致轉向坐在位子上靜靜等待的魁梧男人。男人留著深海藍的短髮,突然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那頭深藍髮遠看更是耀眼,彷彿被精靈灑上了金粉。

他倒吸一口氣,猛然睜眼,連忙問身旁的夥伴發生什麼事了。

 

「米利安你別再裝了,唯一沒被羅索稱呼雜碎的就只有你、瑪格莉特還有大小姐了。」身旁的里斯玩著手上的火,憤憤不平叫嚷著。這什麼差別待遇啊,明明同是男人就只有米利安沒被羅索那混蛋用粗俗的語言稱呼過。

 

布勞見狀立刻在里斯這周的表現欄裡扣了一分,寫上原因:“在用餐時間玩火。”

這位平常很邋遢的大小姐還喜歡玩計分遊戲。

由布勞擔任風紀委員,凡是有違規的都得扣分,有功的加分,每周結算一次。高分的可獲得任一碎片十個,而最低分的則要被罰跑從魔女山谷一直到幻影城一圈。

 

而通常每周最低分的都是羅索,光是“不按時吃飯”每天就能扣上三分了。

即使他永遠是墊底的,卻也沒真正跑過,原因是一直以來都是米利安代他跑的__一個最能容忍他古怪脾氣的神人。

根據瑪格莉特的報告,羅索偶爾會給米利安一些小小的慰勞品……而慰勞品又是什麼?瑪格莉特只是賊賊地笑著,不予置評。

 

回到正題,此時的米利安心裡有很多話要說:錯了錯了,任性的技官除了床上時會叫他的名字,平時也是稱呼雜碎的,特別是他不小心毀了技官的研究,什麼難聽的稱呼都用上了。

純粹只是“雜碎”的次數比較少罷了。

 

「就是說嘛,中隊長,世上能勸動技官的大概只剩你了。」弗雷特里西在一旁敲鑼打鼓,同樣又被伯恩哈德制止了。

 

「我……」米利安咬著下唇,他用懷疑的目光看向人偶。

最後連人偶終究妥協。

 

「米利安你快去吧。」

 

米利安點著頭,拿著他和技官的份,走了。

 

人偶垂著眼簾看著桌上豐盛的食物,暗自嘆一口氣,看來她期望的“米利安餵羅索吃飯”的戲碼又要落空了。

為了觀察他們的生活,她還曾偷偷在羅索的研究室裡擺著v8,可惜不過半天就被羅索發現了,她還被技官念了一個鐘頭……也就是說,今天她腦袋抽風要大家等羅索前來才能用餐,為了就是將羅索逼出來,她要看戲!

 

人偶內心狂野叫著,不過表情依然淡定,

「唉,我不指望那傢伙能準時來吃飯了,大家開動吧。」

人偶的心碎了一地,嗚嗚……她好想看兩個人的親暱戲啊!

 

***

 

平日根本不會有雜魚想進去羅索的實驗室,就怕被不明的物體襲擊;又或者打擾到正在研究的技官,當心被分斷。其實這些都還好,只要躲過要命的攻擊就安全了。真正賭命的是……要是在技官難得睡覺時不小心打擾到他的夢境,後果……根據瑪格莉特的報告,不是終身殘廢就是直接去見天堂長老。

 

久而久之大家能不來就不來,導致羅索的實驗室莫名變成連隊的禁地。

米利安一邊想著一邊健步如飛地趕來,他想:若是等等羅索分斷他的話,他的黑洞至少能撐住一會兒吧?

 

「羅索技官。」米利安站在禁地的門口,對著裡面喊叫著,換來地是永無止境的沉默,於是米利安將耳朵靠在門板上,又叫了一聲:「羅索,在嗎?」

 

裡面仍沒有任何回響,這次米利安決定轉動門把,賭看看喜歡沉靜在研究裡的技官是否連鎖門都忘了。

當他的手才剛碰上冰冷的門把時,門驀地打開了,米利安震懾地向後退一大步,稍稍錯愕,因為站在門前的正是睡眼惺忪的羅索。

 

羅索頂著參差不齊的頭髮,他隨意的用手抓了抓,睜著閃爍的金瞳卻以惡狠狠的眼神丏著米利安,彷彿告訴他“你打擾我的美夢”似的。

米利安分析著羅索的樣子,八九不離十是剛睡醒!加上技官的實驗袍鬆鬆垮垮的,袍子還從右肩上滑落了,裡頭的襯衫只扣了三個扣子,傲人的鎖骨沒了遮掩,露在外頭很是誘人。米利安看羅索一副茫茫然失了神的樣子,嚥了口唾沫,想起了前天晚上的畫面。

 

嗯……春光無限。

 

「你剛睡醒?」即使米利安很肯定,但為了表示關心,他還是問了句多於的問題。

 

「廢話!雜碎沒事的話快滾。」羅索再次瞪了米利安一眼,只是仰頭的角度似是不對,在米利安眼裡根本是若無其事的勾引!米利安有點把持不住,可惜他腦子裡正幻想有色的東西時,羅索便甩上門了。

米利安一怔,靠著單臂的力量抵住了門,「先等一下,這是你的飯。」

 

羅索放開了手,低頭瞧著米利安左手上的餐點,有烤魚翅、雞肉串和布勞的拿手菜──鐵幣包子(顧名思義就是做得像鐵幣的包子)等,幾乎是他愛吃的東西,可是仔細數一數……「明明就是兩份,你打算在我這邊吃吧?」

 

「若你不方便的話就算了。」雖然嘴巴是這麼說的,米利安還是笑吟吟的靠近羅索,直到兩人只差三步的距離就撞在一起了。

這讓羅索很不滿!

 

他看看米利安的頭又看看自己的頭,明顯的身高差……就算穿上了高跟鞋自己還是只到這男人的肩處。

改天一定要將米利安拿來研究,看是什麼因素導致他長得如此高大。

羅索鼓著臉,手懷著胸往實驗室裡走去,臨走前不忘回頭朝米利安說著:「雜碎,就跟你說別靠我那麼近,你讓我感到厭惡!」羅索又看了他幾眼,見他仍處在門口不走,軟了心倔強地說:「看在我今天心情不錯,進來吧。」羅索勾了勾手指。

 

米利安頗無奈的進入這不時存在危險的地方。慣有的藥水味立刻掩蓋了飯菜的香氣,米利安懷疑把飯菜帶來這是否正確,食物是否不會沾染恐怖的藥品?

 

「喏,米利安你先把食物放那邊,過來一下。」羅索在鏡子前稍微用梳子整理一下亂糟糟的頭髮,並把扣子扣好,米利安不禁小小失望了幾秒,技官身體的光采那麼快就被遮掩了嗎?

 

「看什麼看?雜碎!我的身體是你看的嗎?」羅索吼了回去。

 

是拿來細細品嚐的。米利安苦笑在心裡。

 

「羅索,我覺得很奇怪,你的睡眠時光要是被人打擾,估計那人看到隔日的曙光都有難處,可是我……」米利安的嘴角揚起好看的弧度,「難道因為是我所以……?」

 

羅索的臉“刷”得紅了,他轉頭面向米利安,破口大罵:「雜碎!不要胡思亂想!不然我分斷你了!」米利安依然笑著,因為生氣而羞赧的技官實在可愛。

 

羅索臉上泛起潮紅,他趕緊戴起手套,把放在研究台上的物品小心翼翼的拿來,將綠色的交給米利安,自己則在右手的無名指上戴上了紅色的戒指。

米利安拿到了鑲著綠色寶石的戒指,上下看了看,發問:「拿給我戒指做什麼?我不記得和技官有過婚約。」

 

「渾蛋!」羅索覺得米利安今天很反常,囉哩叭唆的像個老媽子,平常根本不用他多說什麼,就能明白自己的心思。怪不得是個雜碎!

 

「耗費了三天我總算把這做好了,雜碎,你當我的實驗品你該感到榮幸。」米利安再度汗顏,談起研究羅索臭屁得討厭。「這個我還沒取名,總之你趕快帶上就對了,我等等解釋。」

 

「既然技官都戴右手無名指了,那我理所當然該戴左手無名指。」

菁英工程師的腦子轉得很快,他馬上查覺到哪裡不對勁,連忙喊住:「米利安你別搞錯了,我……我是習慣性的戴在右手,並沒有特別含意啊!」儘管羅索一再否認,米利安仍笑而不答。

 

待兩人都戴好戒指後,羅索開始解釋,

「總之呢,這是發明給情侶玩的,是款“真心話大冒險”,規則很簡單,雙方猜拳,贏方可命令輸家任何事情,包括選擇真心話或是大冒險。也就是說,若你連連猜輸的話,永遠沒有翻身的機會哦!」他繼續說:「戒指其實是個懲罰工具,若輸方不服從贏方的話,小心戴戒指的手指會遭到裁斷。」

 

米利安試著拔下戒指,可惜戒指像是安裝了鎖鍊,緊緊鎖住了他的手指,連點縫隙也沒有,卻沒到堵塞血液的程度。

一點都不像剛戴時那麼輕鬆。

「技官,我都不知道你開始研究戀愛之類的用品了,難道想跳槽當情趣用品老闆嗎?」米利安也覺得自己很反常,大概是技官發明的這東西令他太興奮了吧。

 

「才不是!雜碎,你只要像平常乖乖當個實驗品就好了。」羅索瞇著狹長的眼,站在椅子上居高臨下的看著米利安,「你聽好了,米利安,這戒指若可行的話將是連隊以後用來逼迫犯人口供的刑具。我才不想設計給那群天天想著談場轟轟烈烈又可歌可泣的愛情的雜碎們呢!」羅索指著米利安的鼻子,氣急敗壞說著。

 

「是、是。那技官,我們開始吧?」

 

米利安心裡已經在盤算著,羅索技官將被他整得多慘。

 

他可愛的技官。

 

TBC…

 

+++

鍾愛熊菇,私心是只要菇菇受不管攻是誰我都能接受的。私心2是只要菇菇最好是傲驕或者誘受……

然後米熊最好是忠犬攻!(夠囉妳

好的,發廚完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莫特♥腐歪穴居

莫特mo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圈
  • 偶然看到的 很喜歡喔XD
  • 謝謝XDD

    莫特mott 於 2013/06/30 00:45 回覆

  • kitty
  • 有下嗎?
  • 呃呃呃.... 如果有時間我會生出來QQ

    莫特mott 於 2014/08/03 22: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