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友聊天打屁
我的IG 我的FB

那淫靡的沐浴(H上)

註:這章主要是兩人的。第三人稱哪,廢話有點多,H下篇有,甜甜蜜蜜的。是說我太習慣第一人稱了,把裘銀育變第三人稱好難。

這原本是小說的番外的,不過我想單獨看也一定看得懂,只需要注意小說裡裘銀育x關寧、莫少簡、蕭靖是一對的(也就是4p)就對了。

***

 

「關寧。」裘銀育在關寧房門前徘徊許久,躊躇了一會兒終於鼓起勇氣敲擊那扇鑲著寶石的門。隔了一陣子仍然無人回應,裘銀育不禁暗想難道門口的保鑣騙他嗎?可是明明昨天就有告知今天他會來訪啊,照理來講關寧不可能不應門的。

 

難道這陣子沒陪在他身邊,他就把自己給忘了,另找新歡?裘銀育愈想愈不安,耐不住躁動的情緒,第二次敲擊的聲音更為響亮,「關寧關寧!你在嗎?」他愣愣的看著一動也不動的門,換來是永無止境的沉默……這下子裘銀育真的不安了,關寧不會和他鬧脾氣,真的不理他了吧?

 

本來關寧是要求裘銀育留在新雅的,但他拒絕了。由於以前只會打打殺殺,加上與關寧玩樂的幾年學得不精,他苦惱了半個月,最後毅然決然的下定決心,選擇飛往國外深造。求學途中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回來,這次回國是畢業前的最後一次……是比先前還要久,大約隔了一年才回來,依稀記得上一次回來,關寧等人還到機場迎接的,反倒最後一次是由裘銀育親自登門拜訪。

 

裘銀育將臉貼在門板上,深吸一口氣,大聲喊著:「關寧你在不在啦!不在的話我走了!」他輕輕地撫過臉頰,指尖有滴淚珠,自己是什麼時候變那麼感性了,淚珠像叢叢烈火燃燒著滾燙的水,感覺灼傷了皮膚,他捶著自己脆弱的心,歇斯底里叫著:「你他媽的不理我沒關係!我去找蕭靖和莫少簡!」本想拂袖而去的,但裡頭卻傳來磁性的叫喊聲。

 

「門沒有鎖。」短短的一句話,裘銀育恨不得立刻找個洞鑽進去。剛剛……剛剛是不是太小女人了!果然人在衝動下,誇張的氣話總令人汗顏。

 

門把輕鬆一轉就開了,裡頭與裘銀育在宿舍裡的狗窩比起來,簡直判若雲泥,用指頭輕輕劃過大理石的地板,連點灰塵也沒有,害得他不好意思的立即脫下鞋子,不想玷汙這塊未受汙染的“聖地”。

抬起頭來環視偌大的雅房,並沒有看見關寧的身影,心裡不自覺毛毛的。

 

鼓起勇氣,他小心翼翼地在關寧的臥室裡走了一圈,意外看見浴室裡瀰漫著水霧,浴室牆是紫水晶的色彩,還有琉璃般的裝飾,牆的上下是用透明玻璃打造,能清楚看見裡頭的人的頭與腳。「真是的,連浴室的隔音要做的那麼好嗎?怪不得關寧剛剛沒聽見……」裘銀育一邊暗罵邊提了提自己的衣領,根據他與關寧在一起的經驗,他通常是不鎖浴室門的。

 

在國外的幾年關寧怕他去找別人解決慾望,身旁老是有幾名暗中盯試著他的手下,導致每回在國外起了興致時,都得欲哭無淚的在浴室裡DIY,因此每每回來的幾天幾乎天天不能坐下。這回時間特別長,光是看著關寧光裸的腳踝和聞著氤氳環繞的沐浴香氣,使裘銀育深深陶醉又性慾大起,雙腿磨蹭著,理念控制不住身體已經朝著門口前進,伸手握住了冰冷的門把,略帶緊張的嚥了口唾沫。

 

這之前他早已把襯衫上的鈕扣全數鬆開,大敞著外衣,上半身只剩單薄的內衣能遮羞,他咬著下半唇,覺得自己這行為真的太有勾引的意味了,可是誰有辦法制止住一有苗頭就一發不可收拾的慾望?

「關寧……我開門囉。」他輕輕一推門果真開了,為了不被眼前的景象羞得無法言語,他特意先閉了一隻眼,用五指阻擋多餘的視線,只留一小個縫隙偷看著正沐浴的男人,卻想不到關寧竟不在狹小的視野裡。

 

裘銀育茫茫看著充滿霧氣的浴室,手才剛放下一道熱水卻迎面襲擊而來,灑了他全身,從頭到腳沒有一處倖免,被突來的水潑灑,裘銀育一時之間還反應不過來,只能傻傻佇立在那,忽地間一雙結實的長手環抱住他,男人拍著他的背,讓裘銀育的頭枕在他的胸膛上,感受到沾滿汗水和水珠的胸磨蹭著自己的臉頰,裘銀育一臉錯愕的抬頭看著久而不見的男人。

 

黑白分明的眸子閃著精明的亮光,儘管他已年過三十了那挺拔的身材和銳利的眼神使他看起來不過二十七歲,被水洗禮過的肌膚上盡是水漬,摸起來滑滑的,配上他麥色的皮膚,十足的誘人也挑逗人心。「關寧……」裘銀育撫過關寧的全身,肌肉上的線條分明,熟悉的觸感……已經足足一年沒觸碰過令他旦暮朝夕想念的男人,在指尖輕觸的那剎那,快克制不住自己急切攀上去的身子。

 

裘銀育用他吸了水的牛仔褲磨蹭著關寧的下體,撥了撥他被沾濕的瀏海,臉上漫了層霧氣,他哽咽著:「你為什麼不來機場接我!就連莫少簡和蕭靖也是,我明明在回來的前一天有通知的啊!」關寧看似平靜如水的表情盪起波瀾,他慢慢的幫裘銀育脫下浸濕的外衣,順便幫他把寬鬆的褲子也解開了,然後淡然說著:「莫少簡替我到香港的分公司處理事情;蕭靖幫忙照顧蕭月和寧聿夕的女兒;蕭月今天有研究發表會。其他人我也不好意思拜託。」

 

「還真的全有事啊……」裘銀育半信半疑的看著關寧,接著腦裡不知想到什麼,怒火又竄了上來,他指著關寧的鼻尖憤恨不平的說:「那你呢!竟然還在悠閒的洗澡!」

關寧相當佩服自己的頭腦,能在短短的時間內想到那麼多的理由。裘銀育確實有打給他們,只是全部被他攔阻而已,以他商業頭腦又迅速分析出:若是裘銀育在機場等不到人,下一個地方會去哪?十之八九會到他這裡。

 

這點關寧很有把握,多半是裘銀育的銀行存摺存放在他這。

 

「你說要我怎麼補償你?」關寧像哄孩子一樣拍了拍裘銀育的背,安撫他心中躁動的情緒,殊不知這讓裘銀育更加慾火焚身,臉上盡是渴求情慾的表情,沾在兩人身上的水滴彷彿是催情劑,讓裘銀育做出些他平常不會做的事,行動表示了心裡的一切。

 

「你故意的對不對,你以為我是陽痿啊,特意這時候洗澡還故意說這種話挑逗我的心。」裘銀育說完怒氣沖沖的一推,將關寧推到浴缸邊緣前,臉上的水化開因為他人的羞赧而呈現粉紅色的,他順勢脫去僅存的內衣,把所有阻攔的一切通通踢開,接著他命令關寧坐在浴缸上,自己則站在他的面前,雙手放在他的肩上。

 

他們四目相覷,將對方一年來的改變全部納入腦裡。「你太可惡了,在國外還要限制我的自由。要不是四處是你的眼線,我早就和漂亮的女孩子攜手相伴了,也不會……也不會禁慾那麼久!害我現在變得那麼淫蕩……」裘銀育羞澀的低頭,關寧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他也沒怎麼挑弄裘銀育,他的下身早已抬高高了。

 

「你忍我也忍,大家都是相對的。」聽得出來關寧漸漸有感覺了,聲音也因情緒的變動而變得沙啞。

 

裘銀育才不信關寧的鬼話連篇,他眨眨眼,眼睫毛上的幾滴閃爍的水悄悄滑落,「我才不信呢,你一定天天過著花天酒地的生活,也許天天換不同人呢!」分隔兩地時兩人有透過視訊交談,觀察細微的裘銀育有次看見關寧的肩上有淡淡的吻痕,儘管再三詢問仍問不出個所以然,終於有機會近距離觀察後,那痕跡早已不見了……

 

那個疑點重重的吻痕,背後的真相隨著時間石沉大海。

「哦?你真的那麼覺得啊?」關寧格格的笑著。

「當然,據我對你兩世來的瞭解,人的本性不可能改的。」裘銀育自信滿滿的回答,復他又說:「總之我這一年來都得靠自己的右手解決某些事。這回,你總不能再叫我訓練右手吧?不怕我的右手肌肉太過發達,兩手不平衡嗎?」他瞇著眼在關寧的額頭上落下一吻,兩手不安分地揉捏著男人的乳頭。

 

「妖精!」關寧扣住裘銀育的腰,將他的大腿大開,跨坐在自己身上。

 

他忍得,也很久……很久了……


TBC

, , ,
創作者介紹

莫特♥腐歪穴居

莫特mo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天才
  • 其實他可以左右手交替一下的~?
  • 一手要保持纖細啊!(炸飛

    莫特mott 於 2012/07/10 01:49 回覆

  • 訪客
  • 借貼喔=)
  • 歡迎owo

    莫特mott 於 2013/10/20 21:40 回覆

  • Yo-祐
  • 劇情很有畫面 讚!
  • 謝謝你^^

    莫特mott 於 2015/05/03 00:02 回覆

  • 葱葱
  • 好棒啊XDDD
  • 謝謝^o^

    莫特mott 於 2015/10/26 01:58 回覆

  • 糖喵/尤利
  • 洗澡什麼的 太。棒。了
  • 洗澡梗一直是我很喜歡的呢~

    莫特mott 於 2015/10/26 02:00 回覆

  • 微夏
  • 整個很有畫面!!
  • 謝謝XD 舊文了

    莫特mott 於 2016/02/05 00:16 回覆

  • 黑貓
  • 以為沒有下文樂+_+沒有下文老娘就瘋了!贊!
  • 也不知道當初為啥要分兩篇XD

    莫特mott 於 2016/03/22 20:46 回覆

  • Amber
  • 吻痕哪來的?
  • 應該是原本小說的巴哈哈

    莫特mott 於 2017/02/11 02: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