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友聊天打屁
我的IG 我的FB

我國中的時候交過一位女朋友。

憑著發育良好的身形,還有在籃球場上揮灑汗水的陽光形象,我身邊的女生從沒間斷過,好像成為我的女朋友,是很光榮的事。

我也跟了位可愛的女生交往,這段戀情長達一年半。這些日子來我們一起吃午餐,下課總是手牽手羨煞周圍單身狗,放學也不忘來個再見吻。

終於在我國二那年,我帶著女朋友回家,發生了關係。

當我和她在床上纏綿時,我吸吮著她堅挺的雙乳,她用她修長的雙腿不斷挑逗我的下半身,並與我十指相扣,口水交纏的聲響迴盪在這糜爛夜晚裡。

雙方炙熱的身體此刻被欲望侵占,染上情慾的粉紅,我搓揉著她的身體,她也熱情的回應我。正當雙方正享受初嘗禁果的愉悅時,我的視線穿過女朋友的秀髮,目光集中在房門外的人。

情慾來得太突然,我只想到爸媽出差,忘了高程的存在……

國三的高程戴著金屬細框眼鏡,直挺挺站在門外,房門打開了十公分,即使知道我發現他了……不,他根本是故意讓我知道他正在看。

令我發狂的是,知道高程在看後,我身體的火從下半身開始燃燒,灼燒每一根筋骨,我竟然更加興奮!

女朋友一個前壓,香唇印了上來,我又再度陷入性愛的歡愉裡。

那一晚,高程看了全部的過程,而我,面對下一場和女朋友的性事時,沒有反應的身體讓我絕望,我崩潰的抱著頭,縱使女朋友溫柔的擁抱著我。

隔天我跟她分手,一個猝不及防,她生氣的又打又鬧好幾天,最後氣不過,到處散播我是無法勃起的男性。當然風評良好的我,沒人會信這謠言。

 

 

到了國二學期末,歡送國三生畢業的那天,因為我們是兄弟的關係,我被安排幫他別胸針,並上台獻上畢業禮物。

那天之後,我沒膽正眼看著高程,倒是高程像沒事人一樣,一樣冷冷地待我。

我永遠記得畢業那天,我顫抖的雙手捏住高程平整的制服時,矮我一些的高程,默默抬頭,然後在眾人忙著別別針又獻禮時,壓下我的頭,在我的額頭上輕輕吻了下。

他的眼神無任何波瀾,跟如點燃砲火的我截然不同,我的呼吸變得急促,手中的別針和禮物還掉在地上。蹲下身撿起的同時,我仍感受到高程迫人的視線。

他在考驗我?

還是在玩我?

我腦袋一片空白,胡亂幫他別上別針後,迴避他的視線,並將禮物往他懷裡塞。照慣例,國二生最後都要給畢業生一個擁抱的,我壓抑住即將爆發的內心,抱住高程。

畢竟只是做個樣子,我立即想收手,這時高程卻將禮物丟在地上,雙手環抱住我的腰。我們的動靜太大了,引來台下幾名女性的尖叫聲。

「你……」最令我可恥的是,我勃起了,在眾目睽睽下。

肢體互相碰觸的我們,我想高程也感受到我的堅挺了,他卻沒任何驚慌。

「你想得到我。」

不是疑問句是肯定句,高程沒等我回話,輕輕推開石化的我,我愣愣地站在原地,高程彎下腰撿起地上的禮物,輕藐的笑容掛在他嘴邊。

我想,我大概愛上高程了。

 

高中後我幸運的和高程念同個高中。

高程念的學校是第一志願,而我是靠體育成績加分進去的。平時我們的相處跟正常家人一樣,爸媽因為職業的關係長年奔波在外,我們很和平的分工合作,維繫一個家的感情。

高程國中畢業後,在家中無任何異狀,偶爾煮飯或者一起叫外賣,念書寫作業,洗澡,看電視或玩電腦,生活都很規律。高程十點就上床睡覺了,假日的話通常關在房門內不知道做什麼。

我一直很想忘記畢業典禮還有和女朋友交纏那晚看見高程的感覺,我只能用大量的課外活動讓自己變得忙碌,在家或是學校碰見高程時,微笑的面具是我最後的偽裝,誰知道面具底下的我多麼脆弱。

「喂,高苑你不是還有個哥哥嗎?」下課時班裡的女同學最愛三三兩兩來試探我,女生們總會想接近風雲人物,能聊上幾句也好。

「嗯。」不是很想談論高程,我回答得漫不經心。

「你這麼帥,在想你哥哥怎麼樣啊,能不能介紹介紹給認識呀?」班裡比較主動的女同學直問重點,替幾個想問卻不敢問的女生詢問。

「你們不會想認識他的。」

為了擺脫她們的糾纏,我拉了幾個兄弟去打球,那女同學不甘心道,「哎呀我們就問問嘛,你不會吃醋吧?」

吃醋個鬼。

這一路去打球的路上包括拿著球在籃球場上廝殺時,我的心思一直放在“高程吃醋”上面,一連好幾個投球都失準,惹得隊友轟炸思春了不成。

「真該找個女朋友給他啦,剛被幾個妹子圍繞就心花怒放地看不見球框哦。」

「人帥真好人醜吃草啦。」

「看不起兄弟哦幹!」

接二連三被言語攻擊,趁著上課鈴聲鐘響,我將最後一球砸向其中一個隊友,「你他媽被籃球肛啦北七!」

 

中午時,我和往常一樣找幾個哥們去中庭吃飯,一邊吐槽今天看到哪個妹很正,或是遊戲被屁孩攻陷之類的,聊得正歡時,林育生碰了我肩膀一下。

「苑仔,前面左邊那個柱子後面,是不是你哥啊?」

有關哥的事總讓我變得詭異,既緊張又害怕地轉向左邊,遠處一個細框眼鏡的男子被一個高大的同學推向柱子,拉拉扯扯的,底下的人反抗著。

不會錯的,我丟下午餐,急急忙忙衝向前,我跑百米的速度都不及現在,看見高程有狀況了,我根本不管眼前高大的男子體型是否贏過自己,拉開兩人後,揪住高大男子的衣領,奮力一拳擊向他的左頰。

男子吃疼地跌倒在地上,這不分青紅皂白的一拳惹毛了他。他的體型完勝於我,立刻爬起身,接連揍了我幾拳,我咬牙忍住疼痛也還了幾拳。

身後的朋友隨即趕到,分成兩批分別架住我和他,我眼裡冒著火,吼,「你幹嘛動高程!」

「神經病啊你!這是我跟他的事關你屁事啊?」

「你敢動他就得先通過我!」

「操!你算哪根蔥啊?」

這幾句話簡直火上澆油,我擺動雙手想揮開周圍的同學,對方也很激動。

「媽的拉不住啦!叫老師啦快!」

※※※

這高大的男子叫宋齊楠,跟高程同個班的。

先打人的我被記了兩支小過,我非常生氣為何宋齊楠可以不被懲罰。

「我跟高程是在談事情。」宋齊楠臉上貼著膠布,不屑地說。

「你屁!」

「嘴巴放乾淨一點!」老師手懷胸,主持著這場紛爭,「我們讓高程說,到底是宋齊楠脅迫你,還是兩個人只是談事情。」

我按捺住手臂的疼痛,兩手搭住高程的肩,堅定的看著他,「哥你別怕,這個人霸凌你,你就老實說。」

從頭到尾,不管是我和宋齊楠打架時,或是在辦公室裡我跟宋齊楠一五一十陳述給老師聽,高程都是這號表情,既是冷漠又好像不關他的事。

許久,「我們是在談事情。」

「你騙人!」

「好了,高苑,你哥都這麼說了你也不好誣賴宋齊楠,來,我要你跟他道歉。」「憑什麼!哥你說,是不是怕他?我就這麼不值得你信任嗎?」我激動地握著高程的手,聽不見老師的謾罵,也不管宋齊楠的鄙視,一心一意想聽高程的實話。

高程又露出了跟畢業典禮時,相似的,輕藐的笑容。

甩開我的手,頭也不回的離開辦公室,剩下孤立無援的我。

我是真的愛慘了高程。

 

之後幾天,宋齊楠這傢伙老是出現在高一的走廊上,還附帶高程。

有人說他們是一對情侶,也有人說宋齊楠是故意氣我的。我們那天的糾紛被幾個八卦的同學傳開了,原本高程是這所學校的透明人,一瞬間存在感飆升。

「你哥真是高冷啊,你們兄弟感情不好啊?」班上的女生又圍繞在我身邊,有幾個還會藉機以擦藥的名義接近我。

「別說我哥的事。」

「放心啦,你長得比你哥高又比你哥帥,女性不會被吸走的啦少杞人憂天了。」

我把頭別過去,不面對走廊上挑釁的宋齊楠,獨自生著悶氣。

 

終於在某次,在走廊上與宋齊楠擦身而過時,我竟然看見宋齊楠這色狼摸了高程屁股一把,忍無可忍正要拉起他的手時,高程轉頭,在我耳邊低語,「我的事跟你有關係嗎?」

我只能用眼睛望著宋齊楠的背影,還有那個明明是兄弟,卻陌生的高程。

 

今天我跟放學後的籃球教練請假了,絕對要比高程還早回家。

匆匆忙忙騎著腳踏車從學校奔回來後,打開家門,玄關處早放了雙鞋子,一個單薄的身影靠在牆邊,沒有點燈,靠著外頭夕陽餘暉的亮光,我看見高程清瘦的身子倚靠在牆邊,手懷胸,看著我。

「你怎麼那麼早回來?」我故作鎮定,壓抑住沸騰的情緒。

「宋齊楠載我的。」我懶得追問宋齊楠是否無照駕駛。

聽到這名字就來氣,我一步向前,抓住他的右手,將他抵在牆上。最熟悉的兄弟,那高冷的眼神看待事情總這麼不屑一顧,好像事不關己,明明宋齊楠對他想入非非,總無所謂的默默承受。

「你是存心氣我嗎?」

高程抬頭對上我的眼,左手扣住我的下巴,一字一字慢慢道,「我有好處嗎?」

「你……宋齊楠到底跟你有什麼關係!」

我又拉住高程的左手,將他的雙手高抬過頭,限制在他的頭頂上方,他被人束縛著卻不反抗,讓激動的我看起來愚蠢。好像弱勢的是我不是他。

「就跟你想的一樣。」高程回我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我想什麼?他們一定是情侶!不……高程性格這麼神秘,那個只長肌肉不長大腦的宋齊楠不會是高程喜歡的型。難道是砲友?不……高程不會容忍的。

高程眼中的我一定十分滑稽,在恐懼與懷疑中掙扎,解脫不過心魔,從國中與女友歡愛時,高程的眼神跟那時候一樣,一種嘲笑和藐視。

藐視?

每回心亂如麻時總能看見高程的輕笑,原來從以前到現在他都在藐視自己?

我突然回想起國中後日日夜夜看著高程照片打手槍的我,或者在高程房門前自慰時發出喘息的聲音。那幾幕,高程是不是都看在眼裡?

我並沒有銷毀放在垃圾桶裡──被精液噴灑──高程的照片,在情欲高漲時也忘了控制音量。這些都被高程看見了吧。

他是用一種無可救藥的眼神望著深陷不倫愛的弟弟,在心中笑了好幾次。而我在他心中是什麼?髒嗎,還是道德淪喪的廢物。

我突然無法克制的擁吻上前方幻想已久的雙唇,冰冰冷冷的跟他本人一樣。

高程沒有回應,任由我的舌頭撬開他的雙唇,攻略口腔裡每個部位,貪婪地吸吮著他的舌頭還有唾液,他的舌頭沒有推拒也沒迎合。我將他的雙手扣至於背後,並將他的眼鏡丟在一旁,少了眼鏡的他,冰冷的眼神更具有魔力。

這幾晚的焦躁不安藉由這吻抒發了不少,直到胸腔奢望著氧氣後我才離開他迷人的唇,他的眼神沒變,臉頰倒是染上層緋紅。

我大口喘著氣,問,「宋齊楠比較好還是我?」

高程笑了,「哦?不試試怎麼知道呢。」

「賤貨!」

我怒不可遏,拉扯下學校的領帶後,我將高程的雙手綑綁在一塊繞至背後,並扒光了他的衣服。朝思暮想的胴體灼熱的高溫刺燙著手,我忍不住親吻起這朝思暮想期盼的身軀,想把他據為己有。

「宋齊楠到底碰過你哪裡,我要全部沾染上我的氣味!」

我自暴自棄地承認宋齊楠真的跟高程發生關係,在親吻時,我吃到鹹鹹的液體,眼淚不知不覺流下了,滾燙的淚珠滑過高程的身子,他知不知道被愛的感覺?

高程像布偶一樣放任我開拓著他的身體,我一路親吻,從脖子到下身,見那個還沒抬頭的玩意兒,一張嘴便含入,幫高程口交。

從沒幫人吞吐過,只能挖出A片中女優幫男優口交的畫面,添加上對高程又愛又恨的情感,情緒高漲下顧不了技巧,牙齒好幾度滑過高程的性器,讓情緒毫無波瀾的高程忍不住皺緊眉頭。

我似乎迷上會變換表情的高程,變本加厲地用牙齒調戲他的性器。

「住手……」高程沒了雙手,只能擺動著雙腿想推開我。

我離開他的性器,用手大力拍了他圓潤的屁股,調笑道,「原來你也知道痛,那你知道我現在的心,有多痛嗎……」

我報復似地一下接一下拍打著高程的屁股,他咬牙忍住,沒喊一聲,眉頭倒是皺得愈來愈緊。愈看見他忍耐的表情我心中愈是不爽,我將他整個人翻過來,變成屁股面對我,頭趴下的姿勢。

「門……」高程吐出一個字,令我大發雷霆。

「你這賤貨也知道羞恥?那你被宋齊楠對待時,在畢業典禮誘惑我時,羞恥心去哪了?」

我也不想成為明日鄰居的八卦對象,看著高程現在沒力氣反抗了,才離開他的身體,關上了門並開了燈。

「你這屈辱的姿勢要在日光燈下被看個一清二楚才是,對不對?」

我抬起高程的屁股,握著早已蓄勢待發的性器,在他窄小的洞口前猶豫了好一陣子,安靜的玄關處只剩高程虛弱的嬌喘聲,如果不做任何潤滑,高程會受傷的。

見我沒任何動作,高程扭頭,輕笑,「你在同情我嗎?告訴你,宋齊楠都是直接來,才不會像你吞吞吐吐的跟個懦夫一樣!啊!」

話才剛說完,我粗長的性器便深深插入高程的屁股,在他的甬道裡來回衝撞,不管乾澀的腸道內是否因異物強行插入而流血,此刻的心情只有報復。

宋齊楠憑什麼佔有高程,他根本不瞭解高程!

可是我又比宋齊楠多知道高程什麼?我只不過跟高程流著相同的血。高程喜歡什麼,他生氣時有什麼表情,討厭的又是什麼……這些我一概不知。

國中後對高程的感覺只有想霸佔他,那強烈的佔有慾超越兄弟之間的情感。

我一下又一下衝撞著高程,藉由血液的潤滑,之後的抽插較容易,高程也從一開始咬牙禁聲,在我拍打他的屁股後,叫了出來。

悅耳的嬌喘聲迴盪在我耳裡,「高程……高程……」我叫著他的名字。

「叫我的名字……」

我聽到的只有呻吟。

氣不過,我將他整個人翻過來,性器在他的密穴裡摩擦了一圈,他發出更迷人的叫喊。我解開他的雙手,逼他跟我十指相扣,面對面衝擊著他脆弱的腸道。

我舔舐著他眼角的淚水,並再度侵占他的唇,這回他不像一開始什麼都不鳥我,反而激動地用舌頭回應我。所有的理智都拋開,什麼兄弟的身分,在這一晚化為野獸的兩個人被情愛給駕馭,到最後一刻,我還是無法猜出高程是被情愛給蒙住雙眼,或是他愛我。

我愛他嗎?最後我在他腸道內射出滾燙的精液後,我問自己。

※※※

隔天起床時,身上的黏膩感還在,高程比我還早醒來,他也沒有去浴室清理,精液噴得身上到處都是。昨天雖然流了些血,但他也射了兩三次有。

他戴上眼鏡,全身光溜溜的坐在我前方,倚靠著牆,看著我。

「我和宋齊楠沒有發生關係。」

我醒來時他馬上給我一發震撼彈,我猛抽一口氣,沒有高興,反而生氣地搧了他一巴掌,他的眼鏡被我揮掉了。

高程默默接下這巴掌,那瞬間我好恨他的沉默寡言,「那你昨天為什麼要激怒我?」

高程笑了,不再是輕視,那是真心的笑,「高苑,你好可悲,第一次做愛被我看見,就不會跟女人做愛了。拿著我的照片自慰,幻想著侵占我的身體,在道德規範下禁慾自己。我可悲的弟弟呀,我每天這麼看著你,我都快為你掉淚了。」

他摸著我的臉頰,我被五味交雜的情緒所控制的扭曲表情。

「我每天在房裡,想著你因為兄弟這層障礙而壓抑性慾,只能用噁爛的精液噴發在照片上的同時,我便自慰,想著你那犯罪的樣子,興奮的不得了。」

原來高程這麼早睡,假日又在房裡不出門,都在想這些……

我不認識高程,打從建立兄弟關係後,我從沒真正摸透他……

高程爬上我的身子,在我的嘴前用他的乳頭摩擦著我的唇,並握起再度抬頭的性器,插入昨天被蹂躪的穴裡,扶住我的肩膀,一上一下自己運動著。

他的喘息聲逐漸加大,最後噴了兩三股精液在我的學校制服上。

他將他的精液沾上手指,伸入我的口腔,最後再我的耳邊說,

「既然都做了,那就繼續沉淪吧,弟弟。」

 

──完──

 

好萌這種情節啊

我要上大學了好快呀哈哈~

一直寫18禁真正18歲了其實沒什麼感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莫特♥腐歪穴居

莫特mo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me
  • 哇!!!!!!!!!!!!!!!!!!!!!!!!!
    好萌的兄弟配對喔!
    扭曲的哥哥讚
    之前看的年下攻,受方都太弱了
    愛死被受方控制的攻方了!
  • 因為最近看很多漫畫都是這種病態的,
    就很萌病態病態的攻受,
    有機會寫出來真是太好了呢(灑花)

    莫特mott 於 2017/04/04 21:26 回覆

  • sunny931016
  • 作者請問是否可以醬這篇文改成馴鹿文,並發在FB上呢??
  • 可以壓~ 附註作者就行 哈哈

    莫特mott 於 2017/04/04 21:27 回覆

  • 健康檢查
  • 文章寫得真好,給你讚一個唷+31
  • Karen Leung
  • 巧18禁(≧▽≦),我喜歡那個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