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友聊天打屁
我的IG 我的FB

註:此篇非BL,只是一篇小短文,喜愛腐物的朋友們請慎入,感謝您

只是來刷存在感的

 

『本大閒社歡迎混吃等死的同學加入』

李歡歡在B30教室外頭的牆壁上張貼張紅底白字的布條,覺得貼歪了又重新撕下再貼了張一模一樣的,弄了幾次後終於心滿意足了,地上躺著十幾張的失敗品。

「幸好印的多。」李歡歡完全不知「浪費」的定義在哪,從椅子上下來時還誤碰了右邊牆上一塊老舊的木板,上面刻著:『校園和平社』。

「學校還讓我們這苟延殘喘的社團存在著,肯定是我們連點存在感都沒有……」

「呸呸呸,是我們這社成立意義重大好不好。」我打斷了李歡歡的肺腑之言,義正嚴詞道:「不像本校的足球社還是籃球社,藉著要去大學部的操場練球,實際上去網咖混時間呢!不然像美工社還是文學社,做個小玩意兒就在那沾沾自喜。相較之下校園和平社真是太偉大了!」

幸好校園和平社夠偏僻,不然我這話已讓好幾位社長將我打入十八層地獄。

我手懷胸,暗暗得意,更何況我還是最有意義社團的前社長,人稱女王霄,名王雨霄呢!

「可是呀,女王霄,妳讓我掛這布條又是什麼意思呢?」李歡歡困惑道。

不怪她,這小丫頭才跟我半年,要知道不跟我相處三年以上是很難捉摸我的想法的。

我拍她的肩,耐心解釋,「傻瓜,英雄也是要養精蓄銳的,我們只收平時懂得隱藏實力的同學。」言下之意就是一起狼狽為奸。但李歡歡思想很簡單,我說什麼,她只管點頭。

李歡歡一副恍然大悟,眉開眼笑道:「不愧是女王霄,懂得為社員們著想!」

我摸著下巴,其實我也只是隨便想了句來搪塞李歡歡,叫我解釋,也說不出個一二。

 

B30算是校園最偏僻的教室,在廢棄大樓裡就夠詭異了,還在四樓的第四間。整棟廢棄大樓就一樓還有戲劇社使用,二、三樓空空如也。當初學校在分配社團教室的時候還特地把我叫來,社團老師還用種「怎麼還沒倒社」的奇異眼光看我,接著用「校園和平社社團教室B30」的通知單來羞辱我。

「妳若執意經營妳這種浪費資源的社團,那妳就去B30吧。」

所以我就順著她老人家的意來到了B30

其實只是燈光暗了點,走路時地板會有「喀、喀」的聲音,外加老舊咕咕鐘每到整點那有點喑啞的報時聲外,稍微整理後,大概比垃圾場高級一點。

想起校園和平社創立的經過,不禁抹上一把同情的淚水。

一年級拉著同窗好友洛晟創立後,二年級來了一對情侶和一對雙生子,三年級後雖然規定三年級的同學不能玩社團,但校園和平社人才太過匱乏,只好拉來了二年級的李歡歡,實際上在做事的還是我。

加加總總本社創立至今也不過七人,我和洛晟不算的話實際登記的也只有五人,剛好在廢社的臨界點。

明年我和洛晟一走後,校園和平社的人也全升上了三年級,光考試就自顧不暇了沒有人會管理社團。不管明年,社長這虛名交給李歡歡我也夠不放心的,可是遲鈍的她卻是最適合人選,也夠可悲的。

二年級的那對情侶只是想找個地方曬恩愛。還記得女方趙蕾安說過的,只要我一走她就要把校園和平社改成戀愛諮詢社,她男友還舉雙手贊成。這種三不五時會架空我的人,我才不會白白交給她後讓社團走入歷史。

雙生子和李歡歡一樣傻,哥哥解君每天一句:「女王霄姐姐好厲害哦。」加上弟弟解威的讚嘆:「女王霄姐姐太強了。」聽起來雖順耳,但天天一句,這兩年來耳朵不長繭也難。

身旁的李歡歡也快加入雙生子的崇拜行列了,完全沒有當掛名社長的認知。

於是,掛上了招募布條後,我決定跟洛晟一同在校園中尋找人才。

 

洛晟是學校的大紅人,黑曜石般閃耀的頭髮,髮尾有些偏暗褐色,柔順的髮絲平貼在額頭上,稍稍蓋住了右眼。平時洛晟很少在外表上多作打扮,最常看的就是學生服,只是今天為了要和我宣傳校園和平社,他刻意在右耳戴上了米粒大的水晶耳環。

洛晟的確是很好的活招牌,我們不過走在校園後方偏僻的小徑上,身旁的女學生嘰嘰喳喳的討論聲從沒間斷過,人潮比人來人往的廣場還多,不時有人想藉著路面窄小跟洛晟有肢體接觸。

「洛晟,能不能跟我拍一張照?」一名熱情的粉絲拿著照相機,滿是熱情。

和洛晟肩並肩走在一起就得粉絲干擾的覺悟,我還會被眾多女生投射種種羨慕、嫉妒的眼光。尋找人才真是艱難。

「抱歉,我還有事。」洛晟歉意的笑容雖惹得女同學個個臉紅,卻掩蓋不了失望的神情。

洛晟連忙解釋:「我在尋找想加入校園和平社的人,妳們有加入的意願嗎?」

「啊?校園和平社?」女學生們驚恐全寫在臉上,斷然拒絕:「洛晟你別去那鬼地方嘛,都被安排在廢棄校舍了還抵死不從,加入的人啊都怪怪的,特別是前社長,三年級了還在社團裡死纏爛打。」

有名女學生倒吸一口氣,「洛晟你不會是被脅迫的,對吧?」

「你他媽的才怪!你們全家都怪!」本想默默隱沒在人群裡,不知哪個傢伙說出了這句,惹毛了我。

女同學嚇了一跳,抑或驚覺洛晟身邊什麼時候多了個人。她撇撇嘴道:「哦?這不是幽靈社的女王霄嗎?」

「什麼幽靈啊,學姊在妳前面,妳這個毛還沒長齊的高一生跩什麼呀?」我不甘示弱的罵回去。學校裡高一是黃色領巾,高二是橘色,高三則是紅色,這個黃領巾的小女生氣得臉一紅一白,咬著唇想回嘴卻說不出口。

「小霄。」洛晟拍拍我的肩,示意離開。

想到就有氣,沒事在這群外貌協會面前招什麼生呀,我們校園和平社雖缺人,但素質也是很重要的!

「你別管,就你個惹是生非的少扯我後腿!還有,叫你叫我女王霄,小霄是你叫的嗎?」洛晟的關懷被我拋在腦後,我扭頭繼續跟其他女生對罵。

校園和平社對我來說意義非凡,甚至比我的尊嚴都還重要。

也許只是小時候的憧憬或者基於感懷的思念,心中總是放不下,那單純的崇拜。

「妳這個女人也太邪惡了!就只會綁著洛晟,待在那個爛社團。」女同學撇嘴,「我看妳分明是想當洛晟的女朋友!」現場吵得愈來愈熱烈,她一句「女朋友」又點燃火爆的話題。

學校早就在傳我和洛晟的關係了。我長相普通,論身材也沒到前凸後翹的校花一半的姿色,又沒什麼家世背景,怎可能和洛晟這位炙手可熱的帥哥扯上邊?我有資格談的大概是過人的勇氣吧,剩下的就是霸道無理、不通人情……等負面評價。

在眾人七嘴八舌的討論下,結論是我這女王霄和外頭的黑幫有結交,運用惡勢力限制了洛晟。到底是哪位想像力豐富的同學想的呀,有這才能,不去寫小說,只願當個八卦製造機。這是糟蹋!

「妳、妳別太過份了!別隨便捏造不實的謠言,洛晟跟我只是青梅竹馬。」我試著辯解,然而這原因我已說過太多次了,她們只當我又拿謊話當擋箭牌,根本不以為意。

「青梅竹馬我也會說呀,最討厭的就是妳這種不願承認還胡說八道的討厭鬼!」這群人思想也太成熟了,一有男女走的近就胡思亂想。

可能是擔憂校園和平社的未來和氣氛太刺激導致我一時按捺不住情緒,怒氣一下油然而生。

平時我能忍的,但這回我管不住自己,一個箭步上前勾住了說話過分的女同學,她被我揪住領子,一臉錯愕的瞪著我,旁邊的女生來不及救援,我一個拳頭硬生生打在了女同學腰側,她吃痛的尖叫,劃破了緊張的氛圍。

我氣不過想再來第二下時,右手高舉在上,忽地被一雙大手握住,我拚命拉扯始終掙脫不了身後的人,我咬牙喊:「放開我!」

「妳冷靜點!」洛晟的聲音,在耳邊迴盪,稍微讓我拉回點理智。

「我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堅定的望向他,眼眶溢滿淚水,有些鼻酸。

「為什麼她們要這麼說,我忍受很久了!」不只高中,以前不管走到哪,只要身邊是洛晟,眾人的指指點點總不絕於耳,我總是努力辯解,換來的是冷酷無情的謾罵聲。

「我多麼想要跟你撇清關係,可……可是你是我朋友……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啊……」洛晟好像有種魔力,待在他身邊很舒服,喜歡聽他的聲音,喜歡他給我的溫暖,喜歡與他相處的時光。特別是哥哥走了以後。

「我知道。」洛晟肯定的回答,成為我最後的印象。

 

到後來我忘了我是怎麼離開女生們的包圍,也忘了洛晟怎麼和被我毆打的女生和解。這件事情之後也沒人提起,整件事像是被上了鎖,靜靜封存著。

當我睜開眼時,望著上方,破舊的天花板破了幾個洞,角落那蜘蛛辛苦織的網訴說大樓的歷史,斑駁的牆壁上有蠟筆塗鴉,和被圖釘摧殘的坑洞。儘管教室再破舊,那都是我熟悉的校園和平社,我最喜愛的地方。

我撫著額,昏昏沉沉的,口有些乾澀,這時有人遞來水杯,我抬頭看,洛晟溫和的笑容在夕陽餘暉下更顯溫情,細長的眉毛下有雙好看的眼,柔情的目光此刻只屬於我的,我突然沉迷在短暫的迷戀中,直到洛晟的言語打醒了我。

「先喝杯水吧,看妳也渴了。」

「啊?哦……」我接下洛晟的水,他扶著我的背,將我安穩扶正,他還貼心的拿了條毯子怕我著涼。

「妳好點了嗎?妳睡一個下午了我很擔心妳。」洛晟毫不避諱對我的關心。

一個下午?我看了看窗外,橘紅色的暖陽隱藏在昏黃的天空下,月亮隱藏在雲朵間。我驚叫:「不會吧,下午的課怎麼辦?還有那個女學生……」

「妳別擔心,我已經幫妳請假了,那同學的事也別慌,我跟她說好了,妳盡管放心。」洛晟替我拿了空空的水杯,他拿了張椅子坐在我的左手邊,一直盯著我憔悴的臉,我也看著他,兩個人兩眼對視,互看了好久。

「你為什麼不接我回家,而是帶我到校園和平社?」半晌後我才忍不住發問。洛晟跟我是青梅竹馬,我家人他自然是認識的。

「我想比起沒有溫度的家,這裡妳更喜歡。」

洛晟的話說入我的心坎,我懷抱著雙膝,頭埋進雙腿間,鼻息間都是室內腐朽潮濕的氣味,卻是最熟悉的味道。

自從哥哥離開後,父母也離異了,現在的我則和母親住在一起,然而母親工作忙碌,又常常出差在外,有幸回家也得等到三更半夜,早出晚歸的她待我又像陌生人,明明是親人卻是最遙遠的關係。

每次回家,冰冷的感覺讓我討厭,因此住隔壁的洛晟常常到我家煮晚餐,陪我寫功課和讀書。以前都是哥哥陪我的,現在哥哥走了,洛晟複製了哥哥的一切,代替他陪我撐過難過的時光。

我常常以為洛晟是為了撫平我的傷痛而故意模仿哥哥,但又如此自然……讓我好幾度想喊他聲「哥哥」。

「洛晟,你會不會覺得我很煩?像這次的事,也是我造成的。」

洛晟輕撫著我的手,「不會,小霄做的都是對的事,妳快樂做自己最重要。」

停頓幾秒,我才開口,「謝謝你,洛晟。」

我對洛晟的感謝太多太多了,一句謝謝也太過簡單,但我怕我再說下去,眼淚又止不住了。

在洛城面前我彷彿失去平時英勇的一面,面對他我是軟弱需要保護的。我不知道對他的情感是愛戀還是對親人的依賴,這個難解的謎隨著時間倒數,滴答滴答……逐漸揭曉。

 

※※※

 

李歡歡又給我惹麻煩了。

大考將近我不得不比平常更認真個一兩分,跑校園和平社的頻率降低許多,當然校園和平社在掛名社長李歡歡的指導下也逐漸沒落,就快被社團名單除名了。

這天,我抱著一疊資料緩慢的走向B30教室,在走廊的盡頭,只見李歡歡手拿著掃把一臉賠不是,旁邊的解氏雙生子殷勤地跑過來幫我搬東西。

「女王霄姐姐這個太重了,妳怎麼不叫我們到教室幫妳搬呢?」解君拿了一半的資料,解威老實的搬著剩下的東西。

「叫你們?別裝了,你們只捨得陪我走這條路,才懶的到遠在天邊的教室幫我搬呢!」教室距離破舊校舍來回也要十幾分,這對雙生子雖對我言聽計從,但平時就是個懶惰蟲,最喜歡窩在校園和平社的沙發上睡覺。

他們吐舌,動作一模一樣。

來到校園和平社門口,李歡歡放下掃把,雙手合十,一臉歉意,「對不起女王霄,我差點讓校園和平社廢社了,我……我願意切腹自刎以示負責!」語畢,她拿起掃把,握住了把柄想劃破肚子。

我無奈的握住掃把,鄙視的拉住她往裡頭走,連吐槽的力氣都沒了。

李歡歡之所以差點讓校園和平社走入歷史,說來也不能全是她的錯,只怪那對古怪的情侶太過任性。

李歡歡也是基於一片好意,想打掃骯髒的社團教室,只是她忘了坐在角落親親我我的二人組,忙著清理天花板上的蜘蛛網時,不小心讓巴掌大的蜘蛛落下,剛好落在趙蕾安頭上,趙蕾安一聲慘叫暈了過去。

儘管李歡歡已經道歉不上百次了,她與她男友毅然決然要退社。這件事鬧到社團老師那,剛我去那邊拿資料,撞見了吵吵鬧鬧的三人。

明白事情的始末後,我跟趙蕾安談判了一個多小時,最後她終於妥協,勉強同意,廢社危機才落幕。

我跟她說好的是答應她在校園和平社的角落加裝小隔間,使小倆口談情說愛時能不被打擾。這也好,每次小倆口的閃光真是防不勝防。

 

雙生子把我準備的一疊資料放在桌上,上面厚重的灰塵又使得空間裡飄散著塵埃,李歡歡咳了幾聲,得到我的同意後她拿了最上頭的書本,打開後原來是一本相簿。

雙生子也打開了其他本書,裡面的文件都有歷史了,紙張泛黃還有被蠹蟲啃食過的痕跡。仔細看裡面的內容,全是校史社的資料。

校史社是校園和平社的前身,在校園和平社創立前已經廢社了。

「女王霄,為什麼要拿校史社的東西呀?」李歡歡不解。

「一學期快結束了,要做社團評鑑啊,總要拿些東西參考。」我拿過李歡歡手上的相簿,隨便翻了翻,直到翻到一張個人照時,目光停留在上頭。

「我們跟校史社有關係啊?女王霄姐姐怎不拿妳以前做過的資料呢?」解君問。

「當然有,沒有校史社就沒有校園和平社。這麼說你明白吧?」

「不明白。」雙生子異口同聲,當中還攙和著李歡歡的聲音。

我聳肩,懶得跟他們解釋。

做校園評鑑只是騙他們的藉口。校園評鑑這東西照往常的模式走就行,反正東西的優劣對那邪惡的社團老師來說都是恥笑我的最好依據。

我不過是想看看校史社的東西來緬懷哥哥,距離哥哥的忌日只剩十天了。

不巧的是哥哥的忌日剛好是洛晟的生日,哥哥去世後我幾乎不幫洛晟慶生了,不然以前總要去大吃大喝。也謝謝洛晟的體貼,沒有跟我計較。

李歡歡瞧著我正看的相片,又看了我的容貌,互相比對後得出個意外的答案,令我哭笑不得。她大驚:「女王霄,原來妳女扮男裝也這麼帥氣!」

我苦笑,「這是我哥哥。」

李歡歡大張著嘴,能放進一顆滷蛋了,好奇的她又問:「妳怎麼沒跟我們說妳有哥哥啊,長得真是俊俏呀!也多跟我們分享妳哥哥的事嘛。」

「他已經去世六年了。」淡淡的笑容掛在嘴邊,寫滿了憂愁。一瞬間空氣變得有些冷,尷尬的氛圍,李歡歡意識自己說錯話了,摀著嘴連忙道歉:「對……對不起,我不該問這麼多的。」

「沒關係,我也很抱歉一直瞞著你們。」大概是我心胸沒那麼寬闊,我只跟他們說哥哥離去的消息,和他曾是校史社的社長,其他的沒有透露。

 

他們一直到洛晟進來時才與我道別。洛晟是個大忙人,除了陪我忙校園和平社的事外,還要抽空陪籃球隊練球和幫老師的忙。

「抱歉,我來晚了……小霄?」我站在窗前,手裡拿著哥哥的照片,望著窗外。

洛晟漫步走來,從背後環住我的腰,我嚇得倒抽一口氣,連忙轉身推開他,「你……你不要做這麼踰矩的事。」我和洛晟的關係只能歸類在朋友之上,戀人未滿,擁抱這事太過親密了。

「對不起,只是……看著妳的背影讓我有點忍不住……」洛晟倒退一步,剛好在陽光照射不到的範圍,只照到他的雙腳,隱隱約約的,有點透明,些許陽光穿透過他的身體……

我以為我看了半天的資料腦袋糊塗了,揉了揉雙眼再睜開後,洛晟退到更後方,陽光照不到他半分,躲過了我檢視的目光。

「妳又再看哥哥了嗎?每到這時候妳總會拿著他的照片一看再看呢。」洛晟試著岔開話題,想轉移我對他身體的疑惑。

我點頭,自顧自地說,「到現在我還是很自責,哥哥是被我害死的……如果當天不是我吵著要吃轉角那家蛋糕店的焦糖布丁,哥哥或許還能用他暖和的大手撫摸我的臉龐,再叫我的名字呢……」

我拿過洛晟的手,輕輕貼在我的臉頰,那熟悉的觸感這麼相似,和哥哥一樣。我跪坐著,洛晟也同我一同蹲坐。顆顆淚珠滑落我的臉頰,我閉上了眼想著以前和哥哥相處的時光,本來和樂的家庭因為一人的離去而破碎。

玻璃破碎了不再完整,缺了一角的光陰永遠埋藏於記憶深處。

「洛晟,跟我說話,喊我的名字……」我握著他的手,顫抖的,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氣,需要洛晟給我力量。我脆弱的一面只想給洛晟看到,只有他能夠走入我的心坎,能填補我六年來的傷痛。

 

「小霄,妳是我最愛的妹妹,妳不要太過自責,沒有人會怪妳的。妳想要的哥哥都會幫盡力幫妳達成,我從不會為妳任性的要求而感到不耐煩,因為我就只有妳這妹妹啊。」洛晟將我禁錮在他的懷裡,我貌似忘了剛剛還叫他別太超過的事,此刻只想在他的懷裡大哭一場。

他繼續說著,「還記得幼稚園時妳吵著不想離開爸媽嗎?是小學時的我拿著焦糖布丁引誘妳乖乖上學的呢,後來妳喜歡上幼稚園了,也喜灣上焦糖布丁,有次不小心蛀牙了呢……爸媽才怪我太寵妳。可是我就是太喜歡妳這妹妹了,我捨不得看妳哭的樣子,也不願讓妳生氣、難過……」

「對不起我在妳要上國中的時候離開妳了,我沒辦法看著妳踏入新的學校,交新的朋友,真的很遺憾……我只好以另一個身分繼續在妳身邊守護著妳,默默在旁邊看著妳幸福……這樣我就滿足了,真的。」

「我喜歡看妳笑,看妳耍脾氣的樣子,是世界上最美的畫了。我加入校史社是為了記錄這所學校的點點滴滴,等妳直升上來後,能夠看看哥哥為妳記錄下的一切。其實我最初的本意是想創個校園和平社,因為我想讓妳有個幸福美滿的校園,只是這個理想終究無法實現,很抱歉……」

「洛晟?」剎那間我好像感受到哥哥回來了,聽著洛晟的言語來懷念哥哥,只有我這麼蠢吧……明明知道他是洛晟卻每次把他當成哥哥,真是對不起他。但……這不該是洛晟會說的,他怎麼知道這麼多?

我無法抬頭,洛晟的下巴抵在我的頭上,頭上濕濕的,是洛晟的淚水吧。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為什麼感覺洛晟比我還傷心?我十指與洛晟緊扣,抿著唇不發一語,我們互相成為對方最好的傾聽者。

「六年真的太短了,但我只能求得上天給予這短暫的時間,然而我卻在最後十天才表露我真正的想法。就算多了這六年,我仍一直錯失……」

「小霄,我不願離開妳……」

我懷抱住洛晟,然而在我感覺我抱住的洛晟,正一點一滴,在我的懷抱裡消失,想要伸手抓住,卻太遲、太晚了。

錯過,是我這六年後得來的醒悟。

 

※※※

 

哥哥的忌日,同時也是洛晟的生日。

我得來了洛晟去美國留學的消息,無聲無息的,就這麼走了,連一句再見也沒有。

同學們也只是失望失去了這麼優秀又帥氣的朋友,女生們也不過感嘆個兩聲。真正會傷心洛晟的離去恐怕只有校園和平社的社員了。

李歡歡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整棟廢棄大樓都能聽見她的哭聲,不過也多虧了洛晟的走,使她終於有意願要好好經營校園和平社,不再這麼無知了。

雙生子跟著李歡歡哭泣,三個人的哭聲還嚇跑了一樓的戲劇社。

那對想把校園和平社教室搭個小隔間的情侶不知吃了什麼藥,竟然放棄了搭隔間的想法。也不在大家面前放閃光,變得更積極參與社團。

洛晟的走,益處大概只有這些吧。

 

我走到窗前,望著不變的風景,景物依舊,離去的只有身邊摯愛的人。忽然徐徐微風吹來,風沙使我眼角濕潤,模糊的視線裡我看見洛晟和哥哥交疊的身影,他們將一張小紙條交給我,我伸手想拉住他們,卻撲了個空。

慈祥的笑容成了高中時我對哥哥和洛晟,最後的影像。

字條上寫著:

 

『我願化為天使,從此守護妳,一生一世。』

 

那段記憶,刻劃在內心深處,最沉的痛和思念。

創作者介紹

莫特♥腐歪穴居

莫特mo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蔡雅琪
  • 重上說如這比走出信物地都她了過要將和不點他們明人

    全台國◇際☉合~法專□業♀辦〇理貸§款代﹂辦﹎公﹌司

    【貸款☆試◇算☆-○貸款◎方♀案﹎-貸款免﹉費〇諮﹋詢□管道】☉

    以○下進§入官◎方♂網﹍站連結↓﹉

    mcaf.ee/ebg9o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