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友聊天打屁
我的IG 我的FB

在迪斯惡魔都裡,有個提高搬遷率的傳統,並且還名列在惡魔守則第一條。

 

『凡在惡魔都出生的惡魔在18歲成年後皆須前往人間找到名契約者,完成三年的修行。』由於守則並沒有規定惡魔必須返回,因此許多惡魔決定在人間定居了。

廢話!相比起人間,迪斯惡魔都根本是貧民窟吧。

許多貪戀人間美好的惡魔早早收拾好行囊棄迪斯而去了,造成迪斯嚴重的人口流失。

迪斯的吸引力只剩惡魔們有取之不竭的魔力罷了,只是在這個和平的年代,人類追求的是經濟發展,惡魔又和人類彼此無紛爭,自古以來也沒有人魔大戰之類的……還需要魔力嗎?

 

「沐沐,我不想當國王了,哥哥就好心把王位交給你吧。」在迪斯王殿中,今年二十五歲的貝爾傑一副正經八百的模樣,將頭頂的王冠摘下後交給沐杉。

沐杉機警地跳開,像避開瘟疫一樣,「誰要王冠呀!老子要去人界,搬家公司都找好啦!」排行老二的沐杉剛去人界旅遊三年,這次回來是跟其他人一樣拿行囊的。在迪斯只能月領三千的惡靈幣,要知道身為王子竟然只能過三餐求溫飽的日子,何況人民呢?

沐杉深深覺得迪斯人民沒有造反,大概是窮困到沒錢推翻王室。

「你這是叛國!」貝爾傑憤恨瞪著沐杉,食指扭曲地都快變形了,面目猙獰好比他看見迪斯財政赤字的時候。其實迪斯財政很久沒看過綠字了,貝爾傑也很少氣惱了,反正見怪不怪,習慣成自然。

沐杉冷哼,「你說我叛國就叛國,我寧願叛國,也不想當亡國之君!」沐杉轉身後,順手在空中畫了個簡單的魔法陣,他從陣法裡拖出一個重達30公斤的巨大行李箱,「砰」的一聲,他拉著行李箱爽快繞過石化的貝爾傑。

經過時不忘對貝爾傑諷刺,「再見囉,迪斯的最後一任國王。」

「站住!」

一語劃破了緊張的氛圍,沐杉不屑得抬頭,見一名青澀的少年站在二樓的階梯上,傾身向前,手裡拿著惡魔手杖,指著沐杉。

貝爾傑見許久不見的洛苳挺身為自己說話,頓時欣喜若狂,振奮的差點召喚惡魔雲朵,飛上去抱住洛苳。

「洛洛就知道你最懂我了!」貝爾傑喊。

「哼,白癡,你根本不知道迪斯王國有多爛多糟糕,等你去了趟人間你就知道天堂與地獄的差別。」沐杉甩著一頭璀璨的金髮,碧綠色的眼閃爍著光芒又像是對洛苳的鄙視。沐杉又問,「你去人間的手續應該辦完了吧,都成年了就快點滾出去,別給你的笨蛋大哥產生一絲希望。」

「你這個覺得人間月亮比較亮的叛徒!」洛苳指使著惡魔手杖,朝沐杉揮擲了數顆魔法球,霹靂而下的攻擊也殃及了貝爾傑。

沐杉冷笑,伸手一揮,反而吸取了從天而降的魔法,匯集成巨大的能量,回擊給洛苳。

一切來得太過突然,洛苳硬生生接下了這要命的攻擊,幸好貝爾傑反映靈敏,及時召喚惡魔精靈互助了洛苳,但後作力太過強大,洛苳反彈到了身後的牆。

他吃疼的靠著牆,暫時無法起身,整個空間裡順時亦點聲音也沒有。直到大門「砰」的聲音傳來,洛苳才體認到,迪斯的未來也隨之消失了。

貝爾傑坐著惡魔雲朵來到了洛苳身邊,一臉憂傷,他緊緊抱住眼神空洞的洛苳,輕喊:「洛洛,你別傷心,你就去人間吧,迪斯有我沒問題的。」

「可是大哥……」洛苳眼裡夾雜著淚水,他摸著貝爾傑溫暖的手。

曾經這雙手告訴了他何謂堅強,何謂勇氣,在他幼年時守護他的手,如今他終於能保護大哥了,可是……洛苳不甘心!他也想幫貝爾傑的忙,想與他一同打造迪斯,但接二連三的打擊又使他對將來感到茫然。

從大量人口外移和人民的民生匱乏就能知道,迪斯已是一灘混水,難以起死回生……

「我……」欲言又止。

「洛洛,你已經19歲了,你為了我拖延一年,再不去的話,就沒機會了。」

「大哥,你這話什麼意思?」洛苳推開貝爾傑,疑惑地看著他。

貝爾傑沉默了幾秒,回答:「我想要封閉人界與迪斯之間的通道,並趕走還在迪斯的惡魔。或許,迪斯至此以後永遠在歷史上消失吧。我會給離開迪斯的惡魔們一筆錢,到人間開創人生,屬於他的們光榮,人間的驕傲,迪斯……」到後來貝爾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洛苳看著悲傷難過的兄長,心中五味交雜。

竟然叫人民別回迪斯了,就代表貝爾傑想要跟狄斯同進退。他的大哥要親手關閉通道,勢必得有一個人在迪斯,而那個人,就是貝爾傑。

「大哥!你為什麼要做這種犧牲!像現在這樣不是很好嗎?」洛苳哭喊著,雖然迪斯的發展並不好,但這裡充滿惡魔的回憶,再怎麼說就算惡魔散佈在世上的各個角落,每個人心裡也都清楚,他們來自迪斯。

「我想讓迪斯的子民們安居樂業,可是我無能,我做不到,而且你應該知道同是惡魔都的瓦利亞納好幾度想併吞迪斯,但我都極力阻止了。」貝爾傑頓了頓,道:「瓦利亞納是破壞惡魔名聲的族群,即使我們再貧窮,也不可向他們低頭,既然迪斯沒了用處,那……人間是最好的選擇吧。」

「與其看著它慢慢滅亡,那我寧願親手毀了這一切,保留最後的美好。」

貝爾傑帶點鼻音的聲音,持續迴盪在洛苳的耳裡。

 

迪斯的天空是淡紫色的,不管白天或黑夜。

紫色的天飄著幾朵雲,遮蔽了曙光,飄浮在空中俯視這美麗的大地,幽暗的古堡那斑駁的牆爬滿了歷史悠久的常春藤,寫下了時代的滄桑。花開了,也會凋謝;嫩芽萌發,也會枯老。一個時代最終也會走向滅亡。

迪斯的腐敗的種子早在好幾百年前便埋下了,如何讓百姓找到最後的歸屬,是貝爾傑最終的使命。

寂靜的夜晚佈下了星辰在迪斯萬年不變的黑夜裡。洛苳坐在古堡的閣樓上望著悄然無聲的街道,路旁的空屋已佈滿了厚重的灰塵,更多的是殘破不堪的危樓,歷史的傷痕真實反映在民生上。

這一晚對洛苳來說是最漫長的,他只留了一封信給貝爾傑,信上表明了他對貝爾傑的想法,並希望他能想開或只等他一年……洛苳相信自己能在人間找到個解救迪斯的方法。

成年後的一歲它並不是什麼也沒做,他鑽研了許多治理國家的資料,希望能改革迪斯。

當通往人間的魔法陣開啟後,洛苳回頭看了眼壟罩在黑夜中的迪斯,這是他的故鄉……他的一切,他應該要極力阻止貝爾傑,只是現在的他力量還不到貝爾傑的一半。雖然兩人才差六歲,但惡魔的世界中,一歲是要過一百年的。

「再見了,貝爾傑。再見了,迪斯。再見了,我所愛的都城……」洛苳躍進了魔法陣,尋找新的開始。

 

※※※

 

夏涵在拿到第一百張不及格的數學考卷後終於徹底體認到數學不好是天生的事實。

小學時她還有自信拿著剛好及格的考卷大聲炫耀。初中時她漸漸發覺自己的不足,尤其是數學這科更是嚴重打擊她的自尊心。

除同儕的壓力外,夏涵的哥哥夏寧宇一路走來優秀的光彩讓眾人的目光聚焦在他身上,夏寧宇的一舉一動總是能迷倒少女們。功課好、運動厲害不說,光是明星外表這強大優勢,早把夏涵的存在抹煞得一點也不剩。

夏寧宇比夏涵年長一歲,今年夏涵剛升上高一,聞之夏寧宇已經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她身為「大明星」的妹妹,一入學當然被人們用放大鏡觀察,甚至會有女生上前攀談,想多挖一些夏寧宇的秘密。

經過了半年的時間,夏涵逐漸明瞭自己的存在只是別人為了想接近夏寧宇的跳板。

夏涵憤怒地撕毀了張十分的數學考卷,憤恨道:「只不過數學成績每每高我八十分,就能得意忘形了嗎?這傢伙數學也很好呀!」夏涵指了班裡坐在最角落,戴著厚重黑框眼鏡,整天窩在位子上的張靜──號稱一個禮拜說不到十句的怪人。

「夏涵……我覺得妳哥不是數學好而受歡迎……」夏涵的真心好友凌禹瞳一臉乾笑。

「怎麼可能!如果那些女生不是追求夏寧宇的數學成績,那現在怎麼那麼多女生在理學院還是醫學院附近散步的呀?」夏涵斬釘截鐵,她很早就發過誓,將來的伴侶並定是個數學好的,其他的什麼都不重要。

凌禹瞳無言以對,正當夏涵又滔滔不絕闡述對數學的看法時,凌禹瞳偶然在報紙上發現一個小專欄,上面醒目的字吸引了她的目光,只是她正要收回報紙,卻被眼尖的夏涵搶先一步奪過報紙。

「喂……夏涵我還沒看完呢……」

「數學家教……一個月三千元,每周三堂,一堂三小時,車馬費全免,還保證三個月後見效,這……這就是我在尋找的呀!」夏涵細細讀過專欄的每一個字後,興奮地站起身跳起了舞,整間教室都是她的歡笑聲,引起了其他想自習的同學不好的觀感。

凌禹瞳踮起腳尖搶回了報紙,無奈道:「這一看就是詐騙集團呀,妳要是信了搞不好去妳家的不是老師,而是色狼呢。」凌禹瞳模仿了色狼的模樣,想嚇夏涵,想不到對方已沉靜在數學家教的幻想裡,對凌禹瞳的警告視若無睹。

凌禹瞳瞧夏涵無所謂的樣子,嘆了口氣,半信半疑問:「妳……妳不會要聯絡他吧?」

夏涵一口咬定道:「當然……呃……」見凌禹瞳雙眼瞇起一道狹長的線,彷彿在視線裡已捏死了不知好歹的夏涵,跟凌禹瞳相處不過半年夏涵早已摸透這人的心思,就是個十足的大媽,別人的小事也要插手管,還會過度擔心。如果被凌禹瞳知道她要聯絡家教,說不準這個月她會搬來夏涵家住……

為了保住這個月的自由,夏涵才不會老實面對凌禹瞳,不聰明不等於傻蛋。

「才不會呢,我不會這麼傻的,妳放心。」夏涵拍了拍凌禹瞳的肩,給了對方自信的笑容,但見凌禹瞳依然不變的表情,夏涵的笑容顯得有些尷尬。

凌禹瞳信不過夏涵,又苦口婆心對她說了堆詐騙集團的手段,一直到放學了,送夏涵到家門口,凌禹瞳才放過早已備受摧殘的夏涵。本來凌禹瞳還要沒收夏涵的手機,夏涵一時驚慌連忙喊:「還有家電呢!」

考慮到夏涵家中還有其他人,凌禹瞳也不好意思剪掉夏涵家的電話線,這才放過夏涵的手機。

夏涵呼了口氣,真是好險,要是凌禹瞳哪天生了孩子,她絕對會對那孩子同情一萬分,必要時要隨時帶他去看耳鼻喉科,看耳朵有沒有長繭。

 

確定凌禹瞳走遠後夏涵才敢踏上玄關,並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機和報紙,聯絡了那神秘的數學家教。夏涵猜測,這麼便宜的價錢和大言不慚的保證,十之八九是沒進入社會的大學生。

抱持著這樂觀的想法,夏涵根本沒意識到電話已經撥通了,只聽對方喂了一聲,並親切說道:「喂,您好,這裡是數學家教。」等回過神後,夏涵愣在那,手微微顫抖差點拿不住手機。

未……未成年?

夏涵只有這個想法,她摀著嘴不可置信的直視前方,腦裡一片空白,這不會真的如凌禹瞳說的是詐騙集團吧?

見夏涵毫無反映,電話那裡又傳來,「還是打錯了呢?不說話我就掛斷囉。」

「我是來找數學家教的!」夏涵下意識地回答,等到對方癡笑了兩聲後她才醒過來,這不順了詐騙集團的意嗎?凌禹瞳說的沒錯,便宜的家教是騙人的。

「如果您確定找我的話,那我現在馬上過去跟您洽談。」

「什……什麼?現在?」夏涵還沒解決問題,對方便掛斷了電話,將種種疑點又還給了夏涵。夏涵一臉錯愕的蹲坐在玄關處,心中好氣又好笑的。她不是被詐騙集團欺騙就是被小孩子惡整,何況騙子連地址都沒問,真是粗心大意。

 

「鈴!鈴!」這時鞋櫃上的電話響了,夏涵撫額覺得有些頭暈目眩,勉強藉著鞋櫃支撐身體,無力的拿起話筒,什麼話都還沒說,成熟男性的嗓音傳入耳裡。

「夏涵嗎?我是妳的數學家教,現在在妳家門口。」

「什麼?」撇開對方知道她的名字不說,光是的只被發現這點,足以應證凌禹瞳說的,他是冒充家教的變態,還是青少年犯罪那種。只是……話筒裡的聲音是成熟男性,可與她對話的卻是男童……?

按捺不住好奇心,夏涵快步走到門口,藉由狹小的貓眼,清楚地看見門口的……大人?

男人戴著頂卡其色圓頂帽,米色的T恤和隨便搭配的休閒褲,手拿著公事包一副上班族的模樣,還戴了副厚重的黑框眼鏡。但這奇異的裝扮令夏涵騰出一種看見幽靈的恐懼感,又見男子朝她揮揮手,在極度恐懼下,夏涵倒抽一口氣。

夏涵倒退幾步,忍不住想打電話給凌禹瞳。只是腳跟卻不小心絆到了玄關,一個重心不穩,夏涵「啊!」了一聲,這慘烈的叫聲深刻刻畫出此刻夏涵的無助。

 

然而在後腦勺與地面親密接觸前夕,夏涵緊閉雙眼,卻落入個溫暖的懷抱中……

「如果想秤體重的話,請找體重機。」

低沉的男聲從背後傳來,夏涵緩慢轉過頭,背後的人相較於幽靈還要可怕的多……一瞬間夏涵想開了,幽靈也沒什麼呀,她能和撒旦在同個屋簷下生活十幾年,內心早堅硬的如鋼鐵一般。

一名頂著蓬鬆黑髮的男子,眨著冷冽的目光,不帶一絲感情的望著夏涵。一身漆黑的裝扮和略緊身的衣服,反而襯托出他結實的肌肉,富有力量的肉體隱藏在樸素的衣服下,更顯得男子的不凡。

在眾人眼裡他是男神;在夏涵眼裡,他是惡魔。

這人便是夏涵的哥哥夏寧宇。

夏涵不到五秒,立即逃離夏寧宇的懷抱,像染上病毒一樣,不斷用身體摩擦牆壁,一邊暗罵,「嚇人啊!走路不會出一點聲音呀?人嚇人嚇死人!」

「有一個人一直望著外面,害得門口的人不敢進來。」

「哈?」夏涵跟不上夏寧宇這跳痛的思考模式,等到夏寧宇比著門時,她才恍然大悟,質問:「你怎麼知道外面有人?」夏涵懷疑不是沒原因的,二樓是父母的研究室,她與夏寧宇被限制不能上去,夏寧宇又是如何得知外面的情況?

夏寧宇沒有回答,他繞過夏涵,走到門口,逕自打開了門,忽地撞見那名奇異的男子,夏寧宇正想開口,對方卻搶先一步介紹:

「您好,我是夏涵的數學家教。」

「都還沒問過呢,就這麼認可了。」夏寧宇的語氣裡充滿鄙視,然而男子卻不為所動,嘴角弧度沒有絲毫改變。

「進來吧。」夏寧宇也不想自討沒趣,用身子抵著門,讓出條通道。

見怪人依然笑笑的走了進來,夏涵看不下去搶先堵在他面前,大叫:「夏寧宇你白癡啊,要是他是壞人怎麼辦,還有我又沒說我請了數學家教!」況且夏涵又不解,為何電話裡的是稚嫩男聲,可數學家教又是另個樣,這不會是多人式詐騙吧?

「妳請的嗎?應該是我請的吧。今天早上看報紙時就幫妳報名了。」夏寧宇拉開夏涵,隨手拿了雙拖鞋給莫名男子。

夏涵怎可能順服,她深深覺得她哥根本信了詐騙集團的幌子,還執迷不悟!

「我自己也有打電話……」夏涵低著頭覺得挺羞愧的,不過她不能眼睜睜看著夏寧宇這世紀大壞蛋被詐騙集團矇在鼓裡。這種拯救兄長的心,夏涵敢保證恐怕之後不會再有了……說真的,夏寧宇關心她數學的事她真是受寵若驚。

夏涵解釋:「……可是跟我通電話的是男童,來的卻是大人!」為了使言語更有信服力,夏涵還試著模仿當時的情節,只是這死人臉夏寧宇連個驚恐的模樣也捨不得表露出來,夏涵再接再厲。

「而且這麼便宜的價錢,你不會懷疑嗎?」夏涵冷笑,「夏寧宇你聰明的腦袋好像在這方面不太行呢。」

夏寧宇也不理會夏涵的冷嘲熱諷,直接繞開夏涵,尾隨著男子的腳步亦步亦趨的來到客廳。被冷落的夏涵氣不過,絮絮叨叨的跟著來到客廳,卻在前腳剛踏進客廳前,門「砰」的一聲,阻隔了夏涵。

被門隔絕在外的夏涵望著緊鎖的木門,氣得火冒三丈,她雙手拍打著門,大聲吼:「夏寧宇你這個大笨蛋,請家教也不跟我說,還有你是爸媽還是何方神聖,亂幫我做決定的混蛋!也不跟我討論一下……」

夏涵深深對適才被夏寧宇的柔情所迷住的自己感到噁心!

 

客廳桌上已經擺滿了各式茶點,還放了兩杯茶水,可見夏寧宇早算準了男子會這個時間前來。

夏寧宇請男子坐在離電視較近的位子上,男子畢恭畢敬的脫下帽子和包包,面帶溫和的笑容,望著對面的夏寧宇,問:「不請您的妹妹進來嗎?」

「我怕我會失去耐心,拿茶水潑她。」夏寧宇手撐著頭,若有所思的瞧著笑臉男子,像是在盤算什麼,他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看來夏先生對自己的妹妹挺嚴格的。」男子也不反駁夏寧宇激進的思想,兩人就在這詭異的氣氛下沉默了五分多鐘,直到門外的夏涵喊累了,抱怨的聲音消逝為止。

夏寧宇先開口,「夏涵說電話時的你是男童,可是今早與我對話的的確是你沒有錯。這又如何解釋?」夏寧宇句句帶刺,想戳穿男子的謊言。

「一直你來你去的也不好,我叫『您』也太過拘束了。不如我就叫夏先生為夏哥哥,夏哥哥稱我為沐杉。」身穿異樣衣服的沐杉簡單介紹自己,見夏寧宇並無回應,沐杉識趣的摸摸鼻子開口解釋,

「我和我弟弟相差十歲,我看早上時的生意沒有很好,下午決定休息一會兒,將手機放在桌上。誰知道我弟弟趁我不注意時接了夏涵的電話,造成她的疑惑,我對此深感抱歉。」沐杉皮笑肉不顫的,猜不出他心中的想法。

「是嗎?」夏寧宇道,「我討厭別人騙我,非常討厭。」夏寧宇加重了語氣。

沐杉肩膀微微一顫,隨後立即恢復鎮定,只是這小小的細節被夏寧宇看在眼裡,成為日後揭穿的鐵證。

 

又和夏寧宇聊了一陣子,最後選定每周一、三、五晚上六點至九點,從下周開始。敲定時間後,夏寧宇不像其他人一樣會慰留家庭教師,請人家一頓飯,順便聊聊學生的學習狀況。反而句句隱含驅客的味道。

「如果沐先生沒事的話,還是趕緊回家的好,天色暗了也不安全。」在玄關處,夏寧宇手懷胸,一副沐杉再多待一秒鐘家中細菌會翻倍樣,說多嫌棄就有多嫌棄。

在這詭譎的氛圍下,沐杉只好無奈笑著,穿好鞋子。

被隔絕多時的夏涵邊吃著零食邊在一旁嘟嘴抗議,「夏寧宇,你不找我商討家教時間也罷,只是你是『請』別人來的,把人家當瘟疫你良心被狗啃啊?」

「別別別,我晚點還有事本就不便多留,這不關夏先生的事。」沐杉試著緩頰。

經過跟夏寧宇的長談後,「夏哥哥」這過分親暱的詞以夏寧宇的個性才不讓外人喊,當然妹妹夏涵也沒興趣喊他夏哥哥。最後以「夏先生」做總結。

 

沐杉戴上帽子,推開大門,另手揮舞著向夏家二人道別,目光掃過夏寧宇時,立即收回。

 

夏涵雖覺得沐杉是怪人,但畢竟他是被惡魔哥哥欺負的可憐人,一時同情心氾濫。看沐杉這小身板模樣也挺清秀的,好好的來當個家教卻得屈服於夏寧宇的淫威之下,怎麼想都受委屈。

夏涵之所以能跟夏寧宇平安無事生活在同個屋簷下不是夏寧宇看她是親妹妹,而是夏涵的戰鬥力也是不容小覷的。

夏涵握緊拳頭,看來以後沐杉是她的數學家教,而她則是沐杉的保鑣。

 

眼看沐杉的離去,夏涵耐不住性子,忍不住拉住沐杉的手,苦苦哀求道,「沐老師,你別理夏寧宇,他就一張死人臉,跟他計較會短命的!」

重點是夏寧宇對學校的人也是這麼拒人千里之外,卻還是有一堆女生臣服於他獨特的魅力下。讓夏涵不禁感嘆外貿協會日漸壯大的事實。

「謝謝夏涵,那我先走了,下禮拜見。」沐杉輕輕拍了夏涵的肩,不願再看夏寧宇迫人的視線,便掩上了門,離開夏家。

夏涵從貓眼看向外頭,直到沐杉離開視線範圍後,夏涵才戀戀不捨回到房內。

其實沐杉這人也是不錯,從他與夏寧宇的對談便可得知。

夏涵不是傻子,雖沒有發言權,但她一直躲在門外偷聽兩人的對談。

就算夏寧宇提出很多頑劣的要求,沐杉總能巧妙化解危機。

藉這兩小時的言語,夏涵從中了解到沐杉今年才22歲,大學剛畢業,數學本科畢業生,有一個弟弟,家住A市現居D市,173公分60公斤,無吸菸喝酒,目前無女友也沒有交往經驗……別問夏涵為何知道這麼多,這些全是夏寧宇問的。

有時連夏涵都在懷疑,到底是她要找家教還是夏寧宇要相親了?

同時夏涵對沐杉的懷疑也藉著沐杉的誠懇老實,逐漸化解,甚至想衝破們直接面對面和沐杉聊聊。

「喂夏寧宇……咦?人呢?」夏寧宇哪時消失的?夏涵在一樓找了又找,每間房間都找過了就不見撒旦夏寧宇,「夏寧宇出去了嗎?」夏涵感到疑惑。

 

同一時間在二樓時常緊鎖的房間裡,布滿灰塵的窗台旁,夏寧宇幽暗的雙眸緊盯著窗外靠在電線杆旁的青年,以他怪異的裝扮看來,此人是沐杉。

沐杉倚靠著電線杆,蹲下身,不斷嘔吐,面色慘白,一陣寒風吹來,沐杉一個冷顫,一時重心不穩,虛弱的跌坐在地上。他無力的伸手拿過手邊的包包,從裡頭拿出了一包藥丸,抓了一把後便往嘴裡吞。

一時半刻,才稍稍恢復些氣色。

沐杉不知嘀咕什麼,緩慢的扶著牆,才站直了身子。他踏著艱難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顯然有些力不從心,三兩下子又差點跌倒,沐杉眼角閃著淚光。

與先前和夏寧宇交談的樣子大不相同,讓人有保護他的慾望。

但這沒有改變夏寧宇對他的質疑,夏寧宇在窗戶上用食指繪出了圓形圖騰,心中默念一串咒語,最後夏寧宇在圓心蓋了拇指印,圖騰閃了道強光後隨即消失。

望外頭,只見搖搖晃晃地沐杉,頭上霎時出現莫名的紫霧。

但這紫色濃霧外人是看不見的,包括沐杉。

夏寧宇的左眼染上了淡淡的血色,那是只有在發現獵物時會露出的……

迪斯的惡魔,應該不錯吃吧?

 

---

原來2015年了....創了1000天有吧,加這篇我才發了22篇文,

非常抱歉....留言我會盡快回覆的,謝謝大家。也謝謝大家填表單,都有看到,非常感謝....

也謝謝大家支持原創本....2014真的過的很匆忙呢,我也長進了不少(笑),

和朋友的FB粉專在沒有好友的支持下有超過50個讚,受寵若驚....非常感謝......

最後附上FB專業和意見表單,謝謝你們,新年快樂.....

FB

意見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莫特♥腐歪穴居

莫特mo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hyps920140
  • 莫特妳好XD 看了這篇文章我只覺得腐味好重wwww (妳不也喜歡看 還說咧
    話說看莫特說要更新靈異的文我怎麼沒看到? 莫特該不會是覺得遊戲太坑刪掉了吧XDDD (笑屁
  • 嗨你好xdd這篇就是上課無聊寫的短篇,又很符合我滿腹熱血但立刻就冷卻的鬥志(咦。一開始本來是要男女走向,後來同學說我回不去了了,於是兩個惡魔在一起了(誤。
    靈異好像刪很久了(囧,畫風依然很喜歡xdd 聽聞現在不出活動了,想要遊戲一直存在啊!

    莫特mott 於 2015/03/10 17:27 回覆

  • ❦幻ღ虛
  • 呀wwww好棒呀ww好期待( >﹏< )
    (謎:小姐請你不要太激動啊!!
  • xd產文速率很慢,請見諒>_<

    莫特mott 於 2015/03/10 22:29 回覆

  • n70096
  • 還有第二集嗎?我想繼續看下去><
  • 有哦,我真的太多坑了..(拖去殺掉)

    莫特mott 於 2015/10/26 01:5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